1917 - 2017

follow us on facebook

[ 视频 - 世界革命]

 

 

新出版物

我们感谢我们的同志从中国

 

 

恩维尔 · 霍查

阿尔巴尼亚人民的解放斗争

1948 年 11 月 8 日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历史

过时的版 !!

(不幸的是,这不是 1981 年的改进的版)

 

 

阿尔巴尼亚史纲

(阿尔巴尼亚)克利斯托·弗拉舍里著 樊集译

1964年11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的独立

1912年11月28日

作者=克利斯托·弗拉谢里

1962年11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地理

(阿)阿利·奥斯特雷尼

1976年05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计划

1963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十五周年

1956 年 10 月 30 日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给全体党员、全国劳动

动人民和全体战士、军官的公开信

1966年04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刑法典

1952

 

 

 

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宪法

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编

1950年03月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新西兰共产党的战斗团结

1966年02月第1版

 

 

五封信 一个真实的故事

 

出版日期=1959年11月第1版

 

 

 

他们不是孤立的

 

1959年11月第1版

 

 

 

党的旗帜

[Flamuri i partisë]

 

(阿尔巴尼亚)D.西里奇作词 K.鸟奇作曲

 

1964年05月第1版

 

 

 

吉亚泰诗选

 

 

[Këngët e maleve]

Fatmir J. Gjata

1954

 

 

 

 

 

哈利利和哈依丽亚

[Halili dhe Hajrija]

 

Kolë Jakova

1959

 

 


在国境线上


(阿尔巴尼亚)卢·卡费泽齐等著屠珍 梅绍武 高常
筠等译
1964年09月第1版

 

 

 

山鹰之歌

1964

 

 

 

 

弗拉舍里诗选

[Frasheri]

1962

 

 

 

 

德拉戈·西理奇诗集

 

1964

 

 

 

 

恰佑比诗选

1964

 

 

 

 

 

我们山里的小牧童

1965

 

 

 

 

我们的土地

 

 

 

 

拉扎尔·西理奇诗集

1964

 

 

 

 

 

教师

 

[Llazar Siliqi MËSUESI]

1965

 

 

 

斯坎德培 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

克里斯托·弗拉谢里著 卢武 史奇译

1963年11月第1版

 

 

 

 

河静敌未清

(阿尔巴尼亚)法特米尔·盖雅塔著谌国章译

1959年02月第1版

 

 

 

 

火焰

(阿尔巴尼亚)斯巴塞著李化 翟世雄 高晔译

1975年12月第1版

 

 

 

米吉安尼诗文集

1959年11月第1版

裴培译

[Migjeni]

 

 

 

米耶达诗选

1866 - 1937

乌兰汗 船甲译

1962年11月第1版

 

 

 

连环画 地下游击队 阿尔巴尼亚 浙美73版

(根据同名电影编绘)

1973

 

 

 

 

重现经典 居辽同志兴衰记 阿尔巴尼亚 德里特洛

·阿果里.郑恩波译.重庆出版社

[Dritëro Agolli]

2009

 

 

 

阿尔巴尼亚『海岸风雷』

1973

 

 

 

 

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统计年鉴定会

1963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文集

1961年11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工会第四次代表大会主要文件

书名=阿尔巴尼亚工会第四次代表大会主要文件
作者=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联络部译
1956年04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现代短篇小说集

农达·布尔卡

1964年11月第1版

 

 

 

阿尔巴尼亚诗选

(阿尔巴尼亚)安东·萨科—恰佑比等原著翻译者
戈宝权等

1959年11月第1版

 

 

 

 

阿果里诗选.郑恩波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4

 

 

 

 

阿尔巴尼亚短篇小说集

 

 

 

阿尔巴尼亚邮票

1913 - 1959

 

 

 

 


 

 

 

 

 

 

 

 

 

通话

反法西斯主义 

用英语

2017年1月21日

 

To all anti-fascists all over the world !

Anti-fascists !


Donald Trump – this multinational capitalist – is expression of the coming period of USA fascism and fascist barbarism of world imperialism!

Death to the fascists !

Free the world from fascist oppression and capitalist enslavement !

Now,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is not to be delayed !

Down with fascism of the USA !

Down with fascism of all the other imperialist "great" powers!

Down with fascism in every country of the world !

Down with the entire world fascist system !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slogan is tantamount to support one’s “own” national bourgeoisie to oppress other nations. Global wars and fascism is the nature of world capitalism.

World fascism is the most brutal form of oppression of world imperialism as the highest and last stage of the development of capitalism; as monopoly parasitic and senile capitalism, as moribund capitalism, as an unprecedented increase of exploitation, oppression and reaction in all the fields and as the eve of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World fascism is not born into the world full-fledged, and does not flame up suddenly. World fascism is preceded by a process of fermentation, of the economical (and consequently political) crises of world imperialism, which unleashes inevitably the anti-fascist world movements, the global outbursts of anti-imperialist revolutions, the beginning of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Even the most sceptical of the sceptics within the communist movement can not exclude the coming world revolution. Febrile atmosphere of anti-fascist uprisings is already the beginning of the world revolution. The governments themselves, by their fascist adventures, are seeing to its continuation. The world proletariat will see to it that the serious world-revolutionary onset is sustained and extended.

The anti-fascist struggle must be the united action of all the peoples of all countries under leadership of the world proletariat,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all countries and all peoples are oppressed by the world fascist system.

World fascism is the last lifeline with which the world capitalists try in vain to maintain their brutal world system of oppression and exploitation. The overthrow of the capitalist world system is inevitable for the abolishment of world fascism in every country.

Anti-fascist uprisings can under no circumstances whatsoever either obscure or weaken the slogan of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On the contrary, they always bring it closer, extend its basis, and draw new sections of the petty bourgeoisie and the semi-proletarian masses into the world socialist struggle. On the other hand, anti-fascist uprisings are inevitable in the course of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which should not be regarded as a single act, but as a global period of turbulen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upheavals, the most intense class struggle, civil war, revolutions, and counter-revolutions.

Transform the globalized anti-fascist struggle into the struggle for world socialism in every country of the world !

Fascism means brutal violence against the majority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Revolutionary violence of the oppressed and exploited peoples is the only means to abolish the inevitability of always new fascist periods which will be restored as long as world capitalism exists.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is unstoppable and all global counter-revolutionary resistance is futile !

Death to world fascism and all its lackeys !

Death to the social-fascist lackeys all over the world ! ("Anti-fascism" in words and fascism in deeds = social-fascism)

Every pact with the world bourgeoisie, called "people's front" by the neo-revisionists and other "Leftists" , leads to the liquidation of the communist world movement, leads unavoidably back to fascism and social-fascism – as history has proved.

Therefore, the anti-fascists must take sides of the proletarian anti-fascist struggle against the bourgeois and petty-bourgeois anti-fascism which which are instruments to maintain world capitalism. Any "anti-fascist" struggle which does not strive for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world proletariat, is in the service of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world bourgeoisie.

The capitalist world system will be destroyed by the world socialist revolution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world proletariat and its revolutionary world party – the Comintern (SH).

Long live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world proletariat !

Long live the socialist wold revolution !

Long live World Socialism and World Communism !

Long live the Comintern (SH) !

 

21. 1. 2017

 

 

 

列宁同志逝世九十一周年

21 2017年1月

 

 

亲爱的共产国际:
今天是伟大的革命导师逝世93周年的庄严的日子,我们将永远高举列宁的宝剑,砍倒一切阶级敌人和叛徒。

 

 

 

让我们永远记着斯大林的有关列宁的教诲:
要记着,要爱戴,要学习我们的导师,我们的领袖伊里奇。
要按照伊里奇那样去反对,去战胜国内国外的敌人。
要按照伊里奇那样去建设新生活,新风俗和新文化。
在工作中无论何时都不要拒绝小事情,因为大事是由小事积攒成的,——这是伊里奇的重要遗训之一。
—— 约瑟夫-斯大林

 

斯大林论列宁 

 

图片列宁逝世

 

 

罗莎·卢森堡和卡尔·李卜克内西

杀害于1919年年1月15日

 

画廊

 

2017年1月15日
柏林

 

 

 

 

新出版物

 

 

1962年1月第1期

在事实和文件面前,污蔑和捏造使站不住脚的

《人民之声报》去年12月29日发表文章指出:苏联报纸和电台最近、特别是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之后为论证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以及阿尔巴尼亚人民对苏联采取的所谓敌对态度而进行的宣传,正大力进行污蔑和捏造来歪曲和伪造有关一系列问题的真相。我们在这里只提两点:

在阿尔巴尼亚工作的苏联专家问题和文化宫的问题。为了说明真相,我们现在公布一些说明这两个问题的事实和文件。

今天的报纸谈到了有关专家问题的真相。


有关专家问题的真相


赫鲁晓夫及其集团从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讲台上对阿尔巴尼亚劳动党、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以及阿尔巴尼亚人民发出的反马克思主义和反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攻击,也是对在我国工作的苏联专家事件上进行的污蔑和捏造的一部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委员奥·库西宁蓄意污蔑说,“驱逐了应阿尔巴尼亚政府聘请来到这个国家的苏联专家”,而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前候补委员彼·波斯别洛夫说得更远,他有意捏造说,“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最近一次代表大会期间,我们曾听到阿尔巴尼亚著名工作人员发表了直接反苏的狂妄言论的许多令人愤慨的事实,侮辱和敌视我们的专家、地质学家、苏联海员的事实”。所谓苏联专家已被阿尔巴尼亚领导人解职的这种调子,在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之后,现在又被尼·赫鲁晓夫的宣传者所重复,他们认为,这些污蔑总会达到一定目的。

为了弄清真相,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些关于事态发生经过的事实。1960年12月21日,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副主席阿·凯莱奇写给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主席斯卡奇科夫的信件如下:“十分敬爱的主席同志,从1960年12月14日起,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要求苏联政府在1961年提供技术援助的清单已交给苏联驻地拉那大使馆经济问题参赞克·维捷米耶夫同志。

我请您方研究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要求,以便使苏联的一些机构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实现这些要求。”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要求苏联政府在1961年的技术援助事项的清单包括工业部、矿产地质部、建设部等的一些部门,这一清单规定了必需的社会主义技术的种类和专家的人数、他们在我国逗留的期限,并且对某些专家人们要求延长他们在阿尔巴尼亚逗留的期限。

然而,当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在等待就它在1月2日提出的要求给予肯定的答复的时候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馆经济副参赞阿·皮卡洛夫在他本人的要求下,同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地质部长阿·查尔尼查同志进行了会晤,并正式通知他: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已经决定在7至10天内撤退在阿尔巴尼亚石油部门工作的苏联专家,因为1957年11月22日的协定已经到期。当然,苏联领导有权不同意延长苏联专家在阿尔巴尼亚的逗留期限,就像我国政府所要求的那样。但是苏联领导过去没有、现在页丝毫没有权利歪曲事实真相,而把苏联专家离开阿尔巴尼亚竭力嫁祸于阿尔巴尼亚政府。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外交部1961年2月24日就苏联专家离开阿尔巴尼亚问题照会苏联政府如下:“像苏联政府所了解的,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副主席阿·凯莱奇1960年12月21日向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主席阿·斯卡奇科夫提出了阿尔巴尼亚政府对苏联1961年技术援助的要求,其中包括延长苏联石油专家在阿尔巴尼亚的逗留期限。”

当我国政府在等待着对这一要求的积极答复时,苏联驻地拉那大使馆的经济副参赞阿·皮卡洛夫在1961年1月20日拜会了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矿产地质部长阿·查尔尼查,并且正式通知说,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对外经济关系委员会已经决定在7至10天内撤退在阿尔巴尼亚石油系统工作的苏联专家,而事实上这些苏联石油专家已经离开了阿尔巴尼亚。正当阿尔巴尼亚政府正式要求延长他们的逗留期间的时候,苏联的石油专家的被召回,给阿尔巴尼亚的这一重要经济部门——石油部门——带来了损失。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强调指出上述情况时,对苏联政府所采取的这一单方的措施深表遗憾。为了欺骗舆论、歪曲真相、从而把一切责任推给阿尔巴尼亚一方面,苏联领导人通过他们在地拉那的代表在两个月后想起来:撤离苏联石油专家的责任不在苏联当局,而在阿尔巴尼亚当局。为此,苏联驻地拉那大使馆在它1961年4月24日的召回中强调指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照会中所说2月份26个苏联石油专家的动身回苏联是苏联政府单方面行动的结果的说法、纯属捏造。

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已在适当的时候得知,尽管苏联在阿尔巴尼亚的石油专家的逗留期限的延长已经过去,可是苏联政府已向苏联有关机构发出指示,要它们考虑阿尔巴尼亚方面的要求,并要它们把苏联的石油专家留在阿尔巴尼亚。可是阿尔巴尼亚石油联合企业行政机构根据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矿产地质部的指示辞去了这些苏联专家,并建议他们在3天内离开联合企业。”

像人们看到的,一切都被恬不知耻地歪曲了。可是上述事实驳斥了苏联驻地拉那大使馆后来的照会中提出的“论据”,这些事实如阿尔巴尼亚政府向斯·斯卡奇科夫提出的延长苏联在阿尔巴尼亚的石油专家的逗留期限的要求,这一要求没有得到任何积极的答复,以及阿·皮卡洛夫1961年1月20日向阿·查尔尼查同志发表的关于召回苏联石油专家的官方声明。显然,苏联大使馆的照会还有一个目的,这一照会是为了所有在阿尔巴尼亚的苏联专家的最后离开做出准备。事实上,1961年4月24日的照会提出的事情就好像阿尔巴尼亚地质部中央领导机构对苏联专家不友好,妨碍他们的工作。为了“证实”这一点,人们说,“苏联专家工作的办公室被打开了,桌上或抽屉里的文件都被检查了”,最后还说,阿尔巴尼亚地质部行政机构在一定时期内,妨碍了绘制阿尔巴尼亚绘制地理缩影图的苏联专家的工作。这些论点是完全捏造的。事实上,根据我们国家行政机构关于保守国家机密的众所周知的条例,在地质部领导机构同在所有其他机构中一样,也对保密文件的工作进行了日常的检查,在阿尔巴尼亚雇员的办公室和苏联专家的办公室中都是同样这样做的。

进行这种检查的委员会,除了阿尔巴尼亚当局外,还包括三位苏联专家,更确切地说,包括康斯坦丁·布里安切夫、谢苗恩·波格列宾斯基和弗拉基米尔·库罗奇金金,他们在这个问题中,表现了全面合作的精神。关于绘制地图的专家在某一时期没有工作的第二个论点是绝对荒谬的,是不值一驳的。只需提醒一下,阿尔巴尼亚当局关心这个地图能够尽快绘成,正是阿尔巴尼亚当局支付了苏联专家的薪金。

因此,就没有理由像苏联大使馆照会所说的那样说它们制造了障碍。苏联方面捏造上述证据的真正目的,也由苏联大使馆1961年4月24日的照会中清楚地表现出来,照会的最后一段强调说:“考虑到前面谈到的事情,我们不能不得出如下结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备忘录和照会竭力别有用心地否认对苏联专家的不友好的态度的无可争辩的事实,而且表明阿尔巴尼亚当局不希望采取必要措施为我们的专家制造正常的工作条件。这种情况只能由这样的事实来解释,即:阿尔巴尼亚方面除掉它似乎不仅通过对苏联专家采取不友好的举动来表明它对苏联专家的帮助不感兴趣以外,还间接地竭力向苏联施加压力,以求迫使我们把苏联专家撤回。在已经造成的情况下,苏联方面认为,再向阿尔巴尼亚派遣苏联专家和延长目前在阿尔巴尼亚工作的专家的工作期限,是不可能的。苏联驻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借此机会向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重新表示敬意。”可是还没有等我国政府对1961年4月25日交给我国外交部的这一照会提出答复,从1961年4月25日起,约有50名苏联专家按照苏联驻地拉那大使馆的命令,立即放弃了工作,并且接到立即离开地拉那的指示。有些专家在出发前只有2小时的时间通知他们工作的中心。因此在这一天中,可以说全部苏联专家,甚至还没有完成在阿尔巴尼亚逗留合同规定的期限的专家,都被召回了。几天之后,还留在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的其他专家也出发了。这就是关于苏联专家离开阿尔巴尼亚的真相。他们是被苏联领导机构召回的,其目的一方面是为损害我们的人民经济,另一方面是破坏阿尔巴尼亚——苏联友谊。所谓“忍受不了的气氛”和说阿尔巴尼亚方面已经对苏联专家留在阿尔巴尼亚感到厌倦了等捏造,目的在于把苏联领导人、对我国干出的令人遗憾的行为的责任归咎于我国政府。这些捏造事实上是很卑鄙的。这些捏造只是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对苏联人表示的兄弟感情、深切尊重和和平态度的捏造和严重侮辱,是对在阿尔巴尼亚生活和工作过的苏联人自己的捏造和侮辱。

任何从事这种别有用心的捏造的人,都没有认识到阿尔巴尼亚人民同苏联人民之间的关系牢不可破的事实。

正如在为把阿尔巴尼亚从法西斯占领下解放出来而进行的战争中,光荣的红军的鲜血和阿尔巴尼亚游击队员的鲜血流在一起,凝结在一起一样,在为在阿尔巴尼亚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中,阿尔巴尼亚工人和专家的汗水和苏联工人和专家的汗水又流在一起,又混合在一起。可是一切企图和一切捏造的“论据”都不能为苏联政府不公正地从阿尔巴尼亚召回苏联专家的决定辩护。阿尔巴尼亚人民和他们的党与政府对苏联人的感情,对他们的态度和待遇的最好证人,我们正确的原则的最好证人是在我国住过的苏联公民们,专家和军人,是任何在阿尔巴尼亚全国各地,在苏联或是在另一个其它国家和我国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公民接触过的苏联公民。为了既定的目的,从阿尔巴尼亚撤回苏联专家是由苏联政府自己决定的,这违反社会主义各国间关系的性质,有害于阿尔巴尼亚——苏联友谊,是和1960年81个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声明的原则相矛盾的,苏联政府同时还使用了一系列没有任何根据的反对阿尔巴尼亚政府的异想天开的捏造。我们党一贯地无时无刻地以热爱和对苏联人的最深忱的尊敬的感情来教育我国人民的,我们党把苏联人看做朋友和兄弟。我国每一个人,在看到目前苏联领导就所谓在阿尔巴尼亚给苏联人造成了“不能忍受的气氛”而进行污蔑和进行赌博的时候,都感到个人受到巨大侮辱。人们能够伪造文件和发表演说来反对我国。这样的污蔑和指控我们在以前已经见到很多,听得很够了,我们往往没有时间去留意它们。可是,对阿尔巴尼亚说,他不尊敬或侮辱了苏联人,这是阿尔巴尼亚人永远不会原谅的一种说法,他将把它当做一种最下流和最无理智的挑衅。


根据《阿尔巴尼亚新闻公报》,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馆,1962年1月第1期,第1-6页

 

 

 

 

1962.1.2

 

阿尔巴尼亚外交部声明

1961年12月7日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安·格里戈尔代表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通知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驻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大使加乔·内绍说,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决定撤走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弗·马利克,借口是似乎给他造成了不能完成委托给他任务的环境,同时通知说,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因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加乔·继续留在捷克斯洛伐克是不合时宜,借口是似乎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驻布拉格大使馆采取了挑衅立场,并提出在大使馆的公报中刊登了1961年10月20日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声明,在大使馆的墙上悬挂图片和墙报以及阿尔巴尼亚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学生似乎进行“非法行为”来作为论据。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在1961年12月11日给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驻地拉那大使馆的第528号的照会中用事实驳斥了这一切无依据的指责和故意歪曲的捏造,同时指出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具有正常活动的一切条件,至于阿尔巴尼亚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到布拉格还只有三个月,他一直是合乎法度地,在他的领导下阿尔巴尼亚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馆一直为扩大和多方面的加强我们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兄弟般的友谊和紧密合作而工作,同时严格尊重法律和驻在地的规定,几年来阿尔巴尼亚大使馆发行的阿尔巴尼亚的新闻公报是为这种目的服务的。阿尔巴尼亚驻布拉格大使馆不论在馆内和馆外都从没有出过墙报。阿尔巴尼亚驻布拉格大使馆不仅从来不允许自己采取挑衅立场,而且最近以来它被当做了挑衅的对象。在1961年12月3日晚一批穿着便衣的捷克警察侵犯了大使馆不可侵犯的领土,撕坏了并且拿走了照片展览栏,这种展览栏是反映阿尔巴尼亚的社会主义建设情形的,并且几年来一直悬挂在阿尔巴尼亚大使馆的门口的。同样,领取阿尔巴尼亚政府助学金一向以其行为获得尊敬和敬爱的阿尔巴尼亚在捷克的大学生毫无理由地被迫离开了捷克斯洛伐克。

这一切证明了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从阿尔巴尼亚撤走其大使和要求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大使离开捷克斯洛伐克的决定不利于阿尔巴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友谊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而仅仅使我们两国家、社会主义和和平的共同敌人称快。加乔·内绍离开后,阿尔巴尼亚驻布拉格大使馆将由大使馆临时代办领导。


根据《阿尔巴尼亚新闻公报》,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馆,1962年1月第1期,第13-14页

 

 

1962年3月第3

1961年国家计划执行情况

统计局公报

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国家计划委员会统计局发表了1961年国家计划执行情况。

第三个五年计划头一年1961年的国家计划执行中获得了一定的成就。这一年是劳动群众为完成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具有历史意义的第四次代表大会提出的重大的任务以及为迎接党成立20周年而满怀热情和爱国主义忘我劳动的一年。

总的工业生产计划完成了104.8%。和1960年相比,工业总产量增加了7.2%。

工业各部门计划完成情况如下:电力工业107.5%;石油工业105.1%;煤100.2%;沥青100.4%;铬104.9%;镍铁105.4%;机械工业(国营)103.4%;木材工业105.6;建筑材料工业105.9%;玻璃和陶瓷工业112.8%;轻工业105.9%;食品工业105.1%。

在地质工作方面,1961年内也获得了显著成绩。“克埃利乌”钻探计划完成了111.1%,探石油矿苗计划完成了112.9%。增加铁、铜和铬等的贮藏量计划亦完成和超额完成。

从计划指数上看也有进展。和1960年相比,劳动率的增加,石油工业2.0%,煤矿工业3.0%,铁矿工业37.0%,机械工业6.8%,电力工业9.5%,木材工业10.3%,建筑材料工业28.9%,玻璃和陶瓷工业10.4%等。

1961年同时又是劳动群众积极提出建设性倡议的一年。他们提出了无数扩大和改进生产以及解决经济技术问题的宝贵意见。仅为扩大生产能力以及增产机器、机器零件和消费品的建议就有3000多条。

尽管1961年遭到了旱灾,但农业劳动者还是获得了比1960年更好的收成;1961年农业产量增加了22%。在1960-61年农业年度内,各种作物的播种面积大大扩大了。

国家农业机器拖拉机站的工作量完成了计划的109.0%,为上一年的122.1%。

据初步统计,和1960年相比,生产增加如下:粮食41.0%;棉花21.0%;蔬菜100%;土豆44.0%;豆62%;橄榄6倍;各种水果2.6倍;葡萄2.3倍;柑橘37%;和1960年相比,牛增加到102.3%,羊101.6%,山羊102.4%,单蹄兽类102%,家禽108.2%。

烟叶去年遭到了虫害,产量大受影响。

建筑量计划也完成了103.9%。和1960年相比,建筑量增加了13.9%。

运输计划也超额完成了。

1961年内,劳动群众的福利大大改善。零售商品周转量约比1960年增加5%。1961年10月15日又一次降低了消费品价格,其值每年约为8亿列克。和上一年相比,蔬菜和水果约降低23%和24%。在社会主义市场上,国家出售给居民的物品和1960年相比增加如下:脂肪类15.1%,奶9.1%,奶酪1.5%,肉2.1%,鱼19.4%,糖5.4%,蔬菜19.6%,土豆12.1%,啤酒39.5%,棉织品1.0%,袜8.5%,鞋20.4%等等。

国家预算中关于社会福利和文化方面的支出增加了3.9%,多子女母亲的奖励13.9%。和1960年相比,参加修养和到风景胜地度假的工人人数也大有增加。国家建筑的住宅比上一年也增加了25%。

接着谈到了教育、文化和社会福利保健各方面获得的成就。

1961年国家计划获得的上述成就再次证明了阿尔巴尼亚劳动者为完成党第四次代表大会提出的任务以及为克服在光荣的党领导下的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和困难表现出来的忘我的爱国主义的劳动。这一切已得的成就是完成1962年计划中各项任务的有力的保证。


根据《阿尔巴尼亚新闻公报》,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馆,1962年3月第3期,第26-28页

 

 

 

 

 

“红卫兵”

1966年9月1日

根据《中国纪事》,第1卷,地拉那,“8 NËNTORI”出版社1979年版,第261-266页

Translated from the English edition

 

 

 

新年快乐 - 恩维尔同志!

 

 

问候 团结

新年的问候

在英语

 

在行动...

 

问候 团结

 

永远的光辉,永远的路

德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战友们!

 


首先,让我以个人的名义,今天,在这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我们来自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大陆,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肤色的同志们,通过互联网,齐聚一堂,来庆祝我们的新的共产主义的国际组织的生日!
80年代末,随着在社会主义的阿尔巴尼亚的红旗在亿万人民的叹息声中悄然降落,国际工人运动陷入了空前的低谷,像瘟疫一样蔓延全球的新自由主义的乌烟瘴气猖狂一时,共产主义理想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无数的暗藏的机会主义者纷纷粉墨登场,摘下了虚伪的假面具,露出了叛徒的丑恶嘴脸。
但是,正如一位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党员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今天却应验了,那就是,共产党人可能会输掉一个战役,但不会输掉整个战争,最终的胜利必定属于劳动人民!
中国有一句古话,大浪淘沙,意思就是海洋的海浪会洗涤掉混在海水中的沙子,剩下的却是晶莹剔透的海洋宝藏!不朽的列宁说过,工人阶级的国际没有灭亡,也不会灭亡,工人群众必将冲破一切艰难困苦,重新建立自己的崭新的国际。经过一番努力,全世界的革命者和进步人士,以德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作为中心,终于重新建立的自己的国际组织,崭新的共产国际。在建立之初,它的规模还很小。但是,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拼搏,现在她已经突破了西欧的范围,拓展到东欧和亚洲的一些国家,并在世界各地都有了自己的支持者和同情者,真正具有了世界规模,成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先锋党!
在1956年,霍查同志说过,马克思列宁主义教导我们,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些年,德国的同志们广泛联络,深入群众,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成绩,在一些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和共青团组织,尤其是革命组织在阿尔巴尼亚的重建,更是伟大的创举。这在复兴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的!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经过几十年的反思和反复的比较,东欧和苏联绝大多数有进步思想的底层人民和世界各地的劳苦大众已经认识到新自由主义给他们带来的苦难,并对之进行了无情的批判,缅怀社会主义的时代和向往社会主义的幸福生活。在这种条件下,事实证明,我们所走过的道路,是一条永远的光辉灿烂的前途无量的正确的道路。有了底层人民和无产者的支持,并且在共产国际的领导下,重建无产阶级专政,复兴社会主义制度,不会只是一个遥远而漫长的梦想,它会逐步的变成美好的现实,这将是我们这一代布尔什维克所肩负的历史重任!
道路虽然是漫长的,前途却是辉煌的!在共产国际的领导之下,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坚定对共产主义信仰的信念,刻苦学习马列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向烈士们学习,不怕牺牲,甘于奉献,坚决批判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理论联系实际,广泛深入无产者和其他各阶层的群众之中,是取得最后胜利的必要条件。
最后,让我们再次庆祝这伟大的日子!并且,让我们永远携手并肩,就会宛如一支锋利的宝剑!宝剑所指到的方向,将是所向披靡!

 

2016年12月31日

 

2000年12月31日

- 2016年12月31日,


有肝共产国际重新基金会16周年

 

 

 

 

 

斯大林霍查主义万岁! (Chinese)

Long live Stalinism-Hoxhaism ! (English)


RROFTE STALINIZEM-ENVERIZMI! (Albanian) SHQIPTAR


Es lebe der Stalinismus-Hoxhaismus ! (German) DEUTSCH

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 сталинизм - Ходжаизм ! (Russian)

გაუმარჯოს სტალინიზმ–ხოჯაიზმს! (Georgian)

Viva o Estalinismo-Hoxhaismo! (Portuguese)

Viva Stalinismo-Hoxhaismo! (Italian)


Viva el Stalinismo-Hoxhaismo! (Spanish)


Vive le Stalinisme-Hoxhaisme! (French)


At zije Stalinismus-Hodzismus! (Czech-Slovak)


Ζήτω ο σταλινισμός - χοτζαϊσμός! ! (Greek)


Živeo Staljinizam - Hodžaizam! (Bosnian)

! زنده باد استالینیسم-خوجهئیسم (Farsi)

Niech zyje Stalinizm-Hodzyzm! - (Polski)

 

Længe leve Stalinismen-Hoxhaismen (Danish)

Hidup Stalinisma dan Hoxhaisma! (Malay) Bahasa Melayu

Staliniyamum-Hoxhaiyamum niduzhi vazga (Thamil)

Viva o Stalinismo e o Hoxhaísmo (Português Brasil)

स्टालिनबाद-होक्जाबाद जिन्दाबाद! (Nepali) 

Trăiască Stalinism-Hodjaismul! (Romanian)

 

 

 

 

 

 

 

红色工会国际

 

 

共产主义妇女国际


 

 

 

 

画廊

 

 

 

音乐

 

 

中国档案

 

 

马克思和恩格斯
中文

 

 

列宁

 

 

斯大林

 

 

 

恩维尔·霍查

 

青年共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