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四月五月六月

中国的

[ 视频 - 世界革命]

74年前

偉大的衛國戰爭的開始

 

在專題網站

英語



德國

 

斯大林同志領導蘇聯人民的衛國戰爭戰勝了納粹法西斯佔領者,捍衛榮譽十月革命的世界歷史功績。
偉大的衛國戰爭的國際主義意思是,斯大林同志 - 作為世界無產階級的領袖 - 從而鋪平了道路,社會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取得勝利

共產國際(SH)
2015年6月22日

 

 

 

公开信

劳工党的CC和阿尔巴尼亚政府

共产党和CC中国政府

中央委员会在中国共产党的作者,
国务院中国人民共和国

 

1978年7月29日

 

 

 

 

1957-1958

Vepra 15

恩维尔·霍查
全集 15卷

1957年7月 - 1958年6月

 

 

批评:

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组织的国际会议

在英语
于2015年6月16日公布的共产国际(SH)

 

 

我们从斯大林那里学会战斗,

我们从恩维尔那里学会战斗

 

 


我们得到了我们手中的枪——我们比以前更强大 团结一致并且永远成功


我们想要一个社会主义的欧洲国家 在我们居住的团结一致的社会主义世界中


我们的斗争和阶级斗争 每时每刻迫切需要的将是:社会主义世界革命是我们的成功!


阶级自豪遍及世界!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所有国家的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


我们不相信他们谈及的我们的历史的谎言


我们知道真理,我们为最后的阶级斗争的胜利而战


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世界革命是我们的欢乐,世界无产阶级站在我们这一边。


在记忆中我们的战士已经战斗,流血和牺牲 阶级自豪遍及世界!

 

 

 

 

歌唱动荡的青春

1、
时刻挂在我们心上,
是一个平凡的愿望,
愿亲爱的家乡美好,
愿祖国呀万年长。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2、
哪怕灾殃接着灾殃,
也不能叫我们颓唐,
让我们来结成朋友,
我们永远有力量。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3、


只要我还能够行走,
只要我还能够张望,
只要我还能够呼吸,
就一直走向前方。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4、
就像每个青年一样,
你也会遇见个姑娘,
她将和你一路前往,
勇敢穿过风和浪。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5、
你别以为到了终点,
别以为风暴已不响,
快走向那伟大目标,
去为祖国争荣光。
听,风雪喧嚷,
看,流星在飞翔;
我的心向我呼唤:

去动荡的远方。

 

1958年10月上映的影片《在那一边》是叙述20年代共青团员们的斗争业绩的。巴赫慕托娃为影片写的主题歌《歌唱动荡的青春》(Песня о тревожной молодости)用一条革命浪漫主义的线把昨天和今天——几代共青团员联结了起来:年轻一代从老一辈的手中接过十月革命的圣火,并且要世世代代接续下去。这首歌很快在全国流传开来,不仅青年人爱唱,老人也爱唱。 共青团题材、青年题材,在巴赫慕托娃的全部创作中占着首位。列宁在和俄国共青团代表大会的代表们交谈时,在详细询问团员和青年的生活的同时,还对他们平时爱唱什么歌很感兴趣。在列宁看来,根据青年们爱唱什么歌,可以判断他们信仰什么样的理想,追求什么。

 

 

 

1960.

 

 

 

 

 

 

 

 

我们感谢我们的同志从中国

 

1945 - 1953

 

 

 

 

第16卷


1941年至1945年

 

1976

 

 

1974 - 3 - 8

给参加过爱尔巴桑—普雷尼亚斯铁路建设的青年义务劳动者的信(摘要)

 

2015年6月6日

Bildergebnis für Blockade G7 Gipfel

抗议G7高峰会

 

在行动的德国科

 

 

希特勒法西斯主义世界法西斯主义。
粉碎世界反法西斯 - 建立世界社会主义!

 

 

Bildergebnis für Blockade G7 Gipfel

阅读:德国网站...

 

 

 

 

 

 

斯大林 - 图书

 

 

90年前

1925

基金会

联盟反对帝国主义

同情组织共产国际

专题网站

 

 

中国革命1925年至1927年

 

 

 

专题网站


中国


英语


德国


葡萄牙语

法国

西班牙语

 

 

Messages of Solidarity

 

Greeting message of the Comintern (SH)

to the Chinese Section of the

Young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Stalinist-Hoxhaists)

on occasion of the 90th anniversary of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on May 30, 1925

 


Dear comrades,

on occasion of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the Comintern (SH) sends militant greetings of proletarian internationalism to you, the brave protectors and standard bearers of the great historical battles of the armed Chinese working class.

On this day we will remember all Chinese comrades who sacrificed their life for the revolution. The blood-bath perpetrated by the counter-revolution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ir blood rests on the international gangs of murderers of the bourgeois-capitalist governments of all imperialist Powers. The disarming and shooting down of workers organized by the latest hangman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the treacherous general Chiang Kai-shek are links in one chain, forged by the imperialists of all countries.

And in spite of all hardships and sacrifices, the Chinese workers established the armed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 at least locally for several hours. Although the Chinese Revolution ended with a defeat,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proved impressively that the worldwide triumphal march of the October Revolution is unstoppable.

The VI Congress of the Comintern stated:

"The theses on the national and colonial question drawn up by Lenin and adopted at the second congress of the Comintern still have full validity.

The last powerful onslaught of the revolutionary waves was the insurrection of the heroic Canton proletariat under the slogan of Soviets attempted to link up the agrarian revolution with the overthrow of the Kuomintang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workers and peasant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fighting front between the active forces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revolutionary labour movement in the capitalist countries) on the one side, and between the forces of imperialism on the other, is of decisive importance in the present epoch of world history. The labouring masses of the colonies, struggling against imperialist slavery, represent a most powerful auxiliary force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The colonial countries are the most dangerous sector of the imperialist front. The revolutionary liberation movements of the colonies and semi-colonies are rallying to the banner of the Soviet Union, convinced by bitter experience that there is no salvation for them except in alliance with the revolutionary proletariat.

There is thus an objective possibility of a non-capitalist path of development for the backward colonies,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bourgeois-democratic revolution in the more advanced colonies will be transformed, with the aid of the victorious proletarian dictatorship in other countries, into the proletarian socialist revolution. In favourable objective conditions, this possibility will be converted into a reality, and the path of development determined by struggle and by struggle alone". (VI Congress of the Comintern).

The armed insurrection in Kanton was highlight of the independent struggle of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its hegemonial role of the leading revolutionary class against the bourgeoisie, against the feudal-militarist Cliques and the foreign imperialists. The working class took the lead for the seizure of Chinese Soviet power of the workers, peasants and soldiers – thus the power of hammer, sicle and rifle – for which the Comintern (SH) strives on a global scale.

The armed uprisings in Kanton and Shanghai will be forever a great model of the heroism of the Chinese workers in their "own" country, and a great model for the exploited and oppressed working class and toilers all over the world, in general. This is why we are proud to globally celebrate today's great historical event.

The world historical meaning of the revolutionary uprising of the proletariat in Kanton is concretely this:

Even though for a short period of 58 hours, the proletariat of a colonial country,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established decrees for the purpose of the nationalization of land, confication of large companies, means of transport and vehicles, the banks, proclamation of the 8-hour-day, the physical destruction and termination of the counter-revolution, the acknowlegement of trade unions as authorized organs of the working class, the decree for the abolishment of the mercenary army, and last not least, the ruthless struggle against the imperialist brute violence exploitation, oppression and wars.

The proletariat of the colonial and semi-colonial countries have practically proved that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also in the colonial and semi-colonial countries, is really an indispensable instrument of the revolutionary transition towards a classless society, and not – as until then – the continuation and maintenance of oppression and exploitation by ruling classes which were replaced by other ruling classes.

Kanton was the heart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and became the "Asian Center" of the proletarian world revolution. Kanton was the "Paris Commune of the East".

More than that:

The Chinese Revolution became the spearhead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in the colonial and semi-colonial countries.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was encouraged by the support and solidarity of the Soviet Union of Lenin and Stalin and the whole world proletariat. The Comintern called on all workers, and in the first place on all communists, to fulfil their duty of proletarian solidarity and aid for the heroic Chinese proletariat.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as guided by the Comintern and its Chinese Section, the CP of China, which did not always consequently enough implement the directives of the Comintern. The CP of China took not enough attention of applying correctly to the principles of Marxism-Leninism.

The victorious finals of an armed surrection requires its careful planning (inclusively the well-organized retreat), avoiding of serious military-political errors, convincing the soldiers of the counter-revolutioanry army of turning the rifles, the organized participation of the broad proletarian masses, the integration of allied forces such as the poor peasantry and the progressive elements of the petty-bourgeoisie, the systematic embedding of local uprisings into a centralized, nationwide revolution, and last not least, Bolshevik leader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ho are able and enough experienced to master armed uprising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uiding principles of Marxism-Leninism: The crucial question is generally: At a certain point and to a certain time, the revolutionary forces must succeed in dominating over the counter-revolutionary forces, otherwise uprisings are doomed to the defeat.

In the light of the teachings of the 5 Classics of Marxism-Leninism, the world proletariat as a whole will draw lessons from the Chinese Revolution for the final victory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The dialectics of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is such that it is permanently developing up to a higher stage, from where it will be strong enough to transform all the former defeats into future victories. And the metropolies in China will not form an exception from this irrefutable law of class struggle. One day, inspired by the everlasting heroism of the proletariat in Kanton and Shanghai, the world proletariat and its Chinese detachment will make an end of exploitation and oppression all over the world.

Until today, the Trotskyites and Maoists did not stop to blame Stalin, the CPSU (B) and the Comintern for the defeat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e fully agree with Stalin who rejected such accusations:

"As a matter of fact, the C.C., C.P.S.U.(B.) and the Comintern upheld not the policy of supporting the national bourgeoisie, but a policy of utilising the national bourgeoisie so long as the revolution in China was the revolution of an all-national united front, and they later replaced that policy by a policy of armed struggle against the national bourgeoisie when the revolution in China became an agrarian revolution, and the national bourgeoisie began to desert the revolution.

We have two basic lines:

    a) the line of the Comintern, which takes into account the existence of feudal survivals in China, as the predominant form of oppression, the decisive importance of the powerful agrarian movement, the connection of the feudal survivals with imperialism, and the bourgeois-democratic character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ith its struggle spearheaded against imperialism; the Communists must strengthen proletariat's role of hegemon in the Chinese bourgeois-democratic revolution, and to hasten the moment of transition to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b) the line of Trotsky, which denies the predominant importance of feudal-militarist oppression, fails to appreciate the decisive importance of the agrarian revolutionary movement in China, and attributes the anti-imperialist character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solely to the interests of Chinese capitalism, which is demanding customs independence for China.

It is necessary to enabl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strengthen its influence among the peasantry and in the army - and only after this may Soviets of workers' and peasants' deputies be set up as organs of struggle for a new power, as elements of a dual power, as elements in the preparation for the transition from the bourgeois-democratic revolution to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The formation of Soviets and the transition to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will be a matter of setting up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of setting up the power of the Soviets, and such a power can be prepared for and set up only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one party, the Communist Party. " (Stalin, May 24, 1927)

Today, the Chinese Stalinist-Hoxhaists defend bravely comrade Stalin, the leader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against growing attacks of the Maoists.

The Comintern (SH) supports this severe struggle of the Stalinist-Hoxhaists in China with all our might also in the defense of Enver Hoxha. Comrade Enver Hoxha stated:

"We can say that, in general,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did not properly carry out this role in this situation which had been created in China in a studied and systematic manner, seen from the angle of scientific socialism. On this question, there were different tendencies in that small party which called itsel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endencies which have never permitted a correct Marxist-Leninist line to be established, or Marxist-Leninist thought and action to guide it. These initial tendencies which were displayed many times among the main leaders of the party, were frequently leftist, sometimes right-opportunist, sometimes centrist, going as far as anarchist, Trotskyite, bourgeois, and marked chauvinist and racist views. Even later, these tendencies remained as one of the distinctiv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which Mao Tsetung and his group eventually led. For this new party to have carried on a systematic, organized, studied and mature struggle in those very complicated situations, on such a large continent, on which the ideas of Confucius and the feudal order had left deep, not to say, indelible impressions, it was necessary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s should have had absolute faith in scientific Marxism, in Lenin and the Comintern, should have reported to them realistically about the situations in China, with the aim that the decisions which were taken by the Comintern about China should be correct and applied correctly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s.

In my opinion, despite the good will of neophytes, these things were not achiev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refore I think that this is where all the vacillations to the left or to the right, from that time down to this day, have their source" ("Reflections on China", pages 768-769).

"Not only in its stand towards the Kuomintang, but also in its stand towards the working class and the peasantry, the CP of China has not known how to determine a clear Marxist-Leninist line. In the bourgeois-democratic revolution in China, the peasantry played a decisive role, but this does not mean to say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should have called it the leading force of the revolution. In the new conditions, this revolution should have been led by the working class." (page 771)


Indeed, it is an historical fact that the policy of the leadership of the CP China was opportunist in time of the bloc with the Kuomintang which, particularly, led to the defeat of the proletariat of Shanghai in March 1927. The CP of China did not follow the advice of the Comintern to stay in the bloc of the Kuomintang and simultaneously struggle independently for the proletarian hegemony in the democratic revolution and its transformation into the socialist revolution.


Dear comrades !

Today, China is a social-imperialist, social-fascist super power which does not only exploit and oppress the own people but the peoples all over the world.

Drawing lesson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25 – 1927 means to crown it with its completion, namely by the armed revolutionary overthrow of the Chinese imperialist bourgeoisie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This is only possible by means of the leading role of the Chinese Section of the Comintern (SH) which is guided by the lessons of the 5 Classics of Marxism-Leninism, especially in its struggle for the destruction of the influence of bourgeois Maoist ideology within the working class and the toiling masses.

The path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is stony and arduous. But the world proletariat will remove all obstacles out of the way. We are totally convinced that the victory of the socialist world revolution will be unavoidable if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relying on its heroic revolutionary traditions of 1925-1927, will join the invincible world army of the proletariat.


Long live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25 – 1927 !


Long live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Chinese proletariat !


Long live the armed socialist (anti-Maoist) revolution in China !


Long live the violent socialist, proletarian world revolution !


Long live the socialist China in a socialist world !


Long live world socialism and world communism !


Long live the teachings of the 5 Classics of Marxism-Leninism: Marx, Engels, Lenin, Stalin and Enver Hoxha !


Long live the Comintern (SH) and its Chinese Section !


Wolfgang Eggers

Comintern (SH)

May 30, 2015

 

 

 

 

CHINESE REVOLUTION

1925 - 1927




Classwar ! The red morning introduces the new classwar fight!
Henceforth to working class rules it will be played!
It will be devastating worldimperialism, brings the  red morning light!
chinese - and workers of the world, don't let the fire blow away!

The time for chinese revolution  will come - there, the worldbourgoisie will eat a humble pie!
The time for worldrevolution  will come - their profit aims impudently, wrong,too high!

nor more deserted, empty streets, breathless silence!
Blazing barricades, howling sirens!
Destruction of boring seats of class- Judge & civil-Law!
Their shaky, lying throne of worldcapitalism will fall!

The chinese revolution  will come again  - Maoism and reaction will smother by their  lies!
The worldrevolution will come again - workers and farmers'll look in their cold eyes!
Stay - alive for chinese revolution! Fight - against this faint revisionists and fever conterevolution !
By their pain they will understand! Stay - alive for world revolution!

A maoist world curse lies about the chinese folk!
The maoist governing does not do a stroke!
In the maoist parliament the trouble rests!
Now desecrate the worldimperialist phantom!

The Time will come - they will smother by their Lies!
The Time will come - we'll look in their cold Eyes!
Stay - alive for chinese revolution! Fight - against this faint maoists and fever oppurtunism!
By their pain they will understand! Stay - alive for  chinese revolution!

working class strength, United, the farmers and his rage!
Never give in with trotskyism and maoism- reactions on pain!
A red curse Lies about the chinese folk!
The maoist governing does not do a stroke!
In the  civil parliament the trouble rests!
Now desecrate the worldimperialist phantom!

class-fight and class war against the worldcapital beast!
workers of the world  need this class fight!
For all  time! Workers and peasants  will win!
The red morning introduces the new  class war fight!
Henceforth to working class rules it will be played!
It will be devastating worldimperialism , brings the red morning light!
chinese - and workers of the world, don't let the Fire blow away!


The Time will come - they will smother by their Lies!
The Time will come - we'll look in their cold Eyes!
Stay - alive for chinese revolution! Fight - against this faint maoists and fever oppurtunism!
By their pain they will understand! Stay - alive for socialist worldrevolution!

 

 

历史文件

德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阿根廷共产党(马

克思列宁主义者)的联合公报(摘要)

 

 

关于国际局势的问题,两党一致指出,当今的时代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当今的局势是列宁分析过的基本矛盾发展的结果。


公报指出,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是相互联系的,任何人也无法否认和抹杀它们。由于这些矛盾的激化,今天世界上形成了一个对各国人民革命斗争有利的局势。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反对美帝国主义和俄罗斯社会帝国主义、反对反动派和修正主义的斗争正在蓬勃发展。资本主义国家中,无产阶级以社会主义革命为目标的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在不断发展。社会主义阿尔巴尼亚和社会主义中国的存在,对被压迫人民和国际无产阶级的斗争具有伟大的意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路线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反对帝国主义、反动派和修正主义,争取社会主义在全世界胜利的根据地。


公报强调指出,美帝国主义和俄罗斯社会帝国主义两个超级大国,是当今两个最大的国际剥削者和压迫者。它们为统治世界而进行的野蛮争夺,是爆发新的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主要危险。阿根廷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德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认为,必须同样地与两个超级大国进行斗争,而不能依靠一个超级大国去反对另一个。


阿根廷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德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还认为,由于当今的世界局势,特别需要加强和巩固马克思列宁主义兄弟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基础上的团结。这个团结是世界革命不断向前进的主要因素。



根据阿尔巴尼亚报纸

 

 

 

 

PARTIA E PUNËS E SHQIPËRISË

 

劳动党阿尔巴尼亚

1941年至1966年



(“劳动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1941年至1966年。”

出版商«瑙姆Frashëri»,地拉那,1966年。 Edicioni Shqiptare)

 

enverhoxha.ru 

 

 

 

这些电报更加证明了毛派的无耻,证明了斯大林的光明磊落!

 

长期以来,在中国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斯大林和苏联共产党妄图霸占中国的旅顺港,这是毛派反对斯大林的借口。但是,俄罗斯解密的苏联档案,以无可争辩的事实驳斥了这些谎言,事实证明,违约的不是斯大林,而是毛派!这些电报更加证明了毛派的无耻,证明了斯大林的光明磊落!

斯大林给毛泽东的电报,全文如下:

致毛泽东的电报

1952年4月2日

密电,1952年4月2日11时12分收到

北京

致克拉索夫斯基同志:

请将下列各点转告毛泽东同志:

“第一,迄今为止,我们认为,苏联军队尽快撤退出旅顺港完全符合您的愿望。正因为如此,在1950年根据您的愿望缔结条约时已经作出决定:即使不缔结对日本全面和平条约,苏联军队也不迟于1952年撤出旅顺港。

您3月28日的电报提出的问题完全不同了。您现在抛开条约而认为苏联军队应不定期或在1952年以后留在旅顺港,说是因为日本美国缔结和平条约而使情况发生了变化。

如果您坚持这一点,则我们同意满足您的要求。但这里必须注意,这种违约应合理地给外界提出论据,以免得出印象,认为是苏联做出这样的决定来束缚您。

可能需要缔结新的旅顺港条约。

关于这一切,应该同您或您的代表团进行谈判。

第二,我之所以在电报中曾经提醒您不要忘记乌兰巴托-张家口铁路问题,不仅因为朱德同志提出过这个问题,还因为1950年当您在莫斯科时您本人也曾经把这条铁路的问题作为中国的首要事情提出过,我们认为,从中国的利益来看这条铁路是最必要的,因为:(1)它是迅速通往中国首都给它提供援助的最短路线;(2)修建这条铁路要比修建新兰铁路快好几倍;(3)由海陆给您供应液体燃料不可靠,于是乌兰巴托-张家口或乌兰巴托-集宁铁路就是运输液体燃料最短最有保障的路线。

从您的电报中可以看出,您不相信铺设这条铁路是适宜的,因为您把它同新兰铁路加以对比。既然这样,我们可以撤销修建乌兰巴托-中国的铁路线问题。

至于铺设新兰线,则这一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个新问题,如果您愿意,那我们就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

对其他问题,过几天再答复。

菲利波夫”

请电告执行情况。

文件送:斯大林同志、莫洛托夫同志

 

 

1945年5月9日


万岁解放70周年,从希特勒的法西斯!

 

英语

俄罗斯

德国

葡萄牙语


新:

法国

西班牙

 

 

 

万岁

197岁生日马克思!

 

1818年5月5日 - 2015年5月5日

 

 

 

马克思恩格斯档案馆

 

 

万岁5月1日!
万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亲爱的中国工人阶级!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到了这一天我们都要说说历史:1886年5月1日,以芝加哥为中心,35万工人举行了罢工和游行,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这场罢工最终以血腥镇压告终。1889年,恩格斯在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宣布每年5月1日为国际劳动节。 

  到了今天,历史像翻书一样刷刷刷的翻过,那些抗争流血也变成了毫无意义的知识点被遗忘,在许许多多人的脑子消失了。当然,五一节还在,年年都说要热烈庆祝,可这实在是一个吊诡又可笑的事实:你说当年的热血白流吧,五一劳动节依旧是一片喜气洋洋歌舞升平的盛世场面,甚至还顺带带来了旅游高峰,刺激了内需消费,虽然也不知道这刺激来的消费保护了谁的利益;你说当年的努力没白费吧,看看现在工人的工作状况,看看他们的工资、工时、社保状况,以及他们的行动和反抗,总觉得怎么还在几百年前的状况里转圈圈呢。

  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五一劳动节,趁着放假疯狂出国旅游购物的人和劳动到根本没假放的人,共同构成了当下这个完整的市场社会。在这个诡异的市场社会里,有些人要更优雅地高贵生活,有些人却在为保障生存的最低工资拼上了老命,虽然各地规定了最低工资标准,但这个工资可没法真正养活工人,工人不得不大量的加班。但即使加班,获取的工资仍旧无法达到生存工资,造成了大量的社会欠债,而正是这种欠债,促进了GDP的增长。

  欠债只有最低工资吗?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企业不依法给工人缴纳足额的社保,造成辛勤工作的工人老无所依、病无所医、伤无所救。这种欠债不仅在生产领域,在再生产领域也逐步蚕食着劳动者所有的生命价值。

  无论在生产空间还是再生产空间,工人已明显地区别于有产一族,成为了一个无产的阶级。这个情况真和几百年前差不多,那个时候,有个叫马克思的思想家就起来说,“经济条件首先把大批的居民变成工人。资本的统治为这批人创造了同等的地位和共同的利害关系。所以,这批人对资本说来已经形成一个阶级,但还不是自为的阶级。在斗争(我们仅仅谈到它的某些阶段)中,这批人逐渐团结起来,形成一个自为的阶级。他们所维护的利益变成了阶级的利益。而阶级同阶级的斗争就是政治斗争。”这就是工人作为一个阶级,从自在走向自为的过程。五一劳动节可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产物。

  于是当下我们可以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庆祝五一了。在中国,我们看到了工人阶级团结、组织起来的多种形式;我们看到这种联合与团结走出了地域的限制,甚至不仅仅在工人内部,还得到了学生群体、媒体的支持和声援。新兴的工人阶级,正在以当下独有的方式,在这个资本唱主角儿的舞台上,抢回自己本该有的资源,唱出自己独树一帜的声音。

  如果给你一个时光穿梭机,飞跃这个大时代,从几百年前,到60多年前,到30多年前, 让你去感受每一个五一劳动节,百转千回这个词一定会在你脑中回响。工人阶级的身份与地位在历史迂回中沉浮起落。工人阶级在历史中曾被压迫、被剥削,又曾反抗、夺回主体地位,如今又面对怎样的挑战,又有怎样的出路?行动可以赋予我们新的时代想象力。

在列宁和斯大林时代,以及霍查时代,劳动节是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的节日,那时候人民当家做主。在党的领导下,苏联和阿尔巴尼亚拜托了贫穷和落后,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使得全世界都为之侧目而视!

在伟大的革命导师逝世之后,在苏联和阿尔巴尼亚以及你们所生活的国家里,人民的江山和权利被剥夺,人民群众重新沦为奴隶,受尽了剥削和压迫。然而社会主义阵营覆灭的残酷现实,这并不意味着共产主义的失败,而是假马列主义的失败。正因为他们的指导思想放弃了马列主义,最高纲领放弃了共产主义,根本宗旨放弃了全心全意为工人阶级服务,才导致了叛徒们失败的历史悲剧。

在中国,1949年,无数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人民共和国,也走向了反面!以三个世界谬论为首的新修正主义者,毛主义分子,篡夺了人民的胜利果实。他们打着批判教条主义的外衣,以歇斯底里的仇恨来反对伟大的斯大林,分裂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恶毒攻击和丑化斯大林,无限夸大他的所谓的过世,用三分错误七分成绩的谬论,给斯大林盖棺定论,无耻地吹嘘自己。为了达到统治全世界的目的,他们公开否定列宁和斯大林的教导,提出了三个世界的谬论,一步一步地分裂着工人运动!

在阿尔巴尼亚,以霍查为首的劳动党,勇敢地揭露了毛派的叛徒本质,使得社会主义的旗帜在全世界迎风飘扬!
今天,以德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为基础建立的共产国际,是全世界唯一高举红旗的人,是真正的为你们的利益所服务的人!他们是霍查和列宁的追随者和好学生!追随共产国际,就是追随列宁!
为了你们的幸福,我号召你们加入他们,勇敢地翻译和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霍查的学说,为实现劳动节的理想而努力奋斗!
只要你们愿意这样做,50年后,100年后,五一劳动节会怎样过?我们拭目以待。
抬起头,中国工人!追随,共产国际的步伐!迈步,前进!

 

 

 

 

万岁列宁同志!


145.生日2015422

 

 

英文网站

 

 

 

中国列宁存档

 



列宁图库

 

 

列宁主义 - 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犯错的指导!

 

 

 

 

 

死亡85日期

马雅可夫斯基

7月19 或7月7日, 1893 – 4月14日, 1930

 


马雅可夫斯基是革命的英雄”

他是我们的苏联时代的最好和最有才华的诗人。

冷漠到他的记忆和他的工作是一种犯罪行为。

1935年,斯大林

 

正在建设专题网站

 

 

马雅可夫斯基 - 左行军(恩斯特·布施)

 

 

 

1985年4月11日

同志恩维尔·霍查逝世30周年

专题网页..

 

 

 

阿尔巴尼亚怎样在没有预先大规模地发展资本主义的情况下过渡到社会主义的

 

 

解放前,阿尔巴尼亚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在经济上、技术上都是非常落后的。她曾初步有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但还没有进入先进工业的资本主义阶段。根深蒂固的封建主义势力特别是在农村阻碍了生产力的自由发展。

封建资产阶级集团执行的是完全屈从于帝国主义利益的政策,为外国垄断资本首先是意大利资本大开方便之门,使我国的经济受到奴役。外国资本的统治导致国家政治主权受到损害,以后又被法西斯入侵者所占领,他们在我国建立起殖民主义的奴役和压迫。

在走上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之前,阿尔巴尼亚还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国,具有从事小块耕种的很原始的农业,国家缺少工业。在1938年的时候,能够从事劳动的居民的87%是搞农业,只有13%被雇佣于工业和其他经济部门。同年,工业在国民收入中只占4.5%,而农业生产在国家工农业生产总量中则占90.2%

统治阶级的思想家,他们企图让大地主、资产阶级和外国帝国主义永远掠夺我国,鼓吹和宣传一种可以说是土地宿命论的观点。他们说什么阿尔巴尼亚经济技术落后是国家自然和气候条件的不可避免的结果和反映,甚至更坏的说是由于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本身的特性和性格的结果。

但是在解放后的年代里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彻底地批驳了这些反动的观点。

尽管阿尔巴尼亚过去是一个落后的半封建的国家,但是当坚持执行自力更生的革命路线,一刻也没有犹豫,从一开始起就使国家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而不经过大规模发展资本主义的中间阶段。在解放后所完成的巨大的社会的经济的改造,对整个过程给予了决定性的影响。

旧的封建—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被粉碎了,建立起新的国家组织,从此以后就永远掌握在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手里了。这就使掌握自己和国家命运的人民群众能够把自己的首创精神大大发挥出来,同时也能够充分利用国家的资源和财富来使祖国繁荣昌盛和建设新的生活。

我们国家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先进发展的阶段就走上了社会主义的道路,是由于经过了激烈的阶级斗争,反对了各种机会主义者,他们否认党所制定的关于把我国从半封建的旧秩序直接走上社会主义发展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道路的路线取得胜利的可能性,他们企图鼓励大规模地发展资本主义。

阿尔巴尼亚直接走上了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这对她在新的经济和社会基础上再生,对她消除过去百年来遗留下来的严重落后状态,对于充分发挥人民的首创精神,都提供了广泛的可能性。

在阿尔巴尼亚建设社会主义,就先要完成两个基本的任务。首先必须在整个人民经济中建立起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这种关系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社会所有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必须建立起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消除多种成分的经济,建立统一的社会主义经济。这个任务已完全完成了。其次,必须对国家的经济结构进行改造。在以前旧的经济结构中,占优势的是分散的、落后的小农业生产和小手工业生产,这种结构必须代之以工业和使用机器的大生产占统治地位的结构,换句话说,必须打下社会主义的物质技术基础。这个任务是十分重大和艰巨的,但是劳动人民群众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带领下,现在正在实现科学技术的革命,将能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

从阿尔巴尼亚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迈出最初的步伐起,就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样一个矛盾,即先进的政权同落后的经济之间的矛盾,在人民经济各部门中新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同生产力低水平的矛盾。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还存在许许多多严重的困难,如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很低,在国家的生产总值中工业生产占的分量很少,供应市场的农业生产也很不发展社会劳动率很低,技术干部和熟练工人很缺乏等等。但是由于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英明而正确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策,以及科学地创造性地对待在我国具体条件下所遇到的各种问题,这些矛盾和困难都不断地被克服。为了做到这点,党善于动员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使他们成为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有觉悟的建设者。

资本主义私人所有制(在工业、运输、商业、银行等部门)的取消,社会主义所有制和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出现,为生产力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迅速发展开辟了新的远景。为了克服先进的政权同落后的经济之间的矛盾,新的生产关系同生产力发展低水平之间的矛盾,唯一的道路是走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道路,只有这样才能扩大和加强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使国家在社会主义大道继续前进。

不实现国家工业化,社会主义的物质技术基础的建立是不可设想的。因此,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在国家刚走上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的时候,就向劳动人民群众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最紧迫最重要的任务之一,这就是建立现代化的工业,同时使国家电气化。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始终把工业化当作为在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首要的任务之一,这个任务的完成对把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推向前进时不可缺少的。在解放后,建立了一系列工业部门,如开采运输、重工业、轻工业等等。手工业性质的落后的小生产过渡到具有新的现代化技术的大工业生产。这是建立社会主义的技术基础方面的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胜利。阿尔巴尼亚从故去的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为一个农业—工业国,又转变成为一个工业—农业国,并在她的面前呈现着一个成为一个具有先进农业的工业国的远景。

对于过去是农业和手工业小生产占优势的阿尔巴尼亚来说,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重新改组农业经营,而不经过在农业方面资本主义先进发展的阶段,对建设社会主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为了实现这种改造,只有唯一的经过实践考验的道路——这就是广大劳动农民群众和城市手工业小生产者进行自愿的合作化道路。由于坚持这条道路,农业的全部集体化已成为现实。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同样在农村地区建立起来了。

阿尔巴尼亚手工业者由于过去法西斯的占领,非常贫困,解放后他们得到了人民政权的帮助,使他们得以恢复和发展他们的经济,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有了不断的改善和提高。但是由于他们使用的工具很落后,而且又很分散,所以他们的生产活动不能保证他们具有很稳定的条件,走老路是不行了。手工业者正确地理解党的政策和国家给他们的帮助,积极地走上社会主义合作化的道路。

随着这些社会的经济的巨大改造的胜利完成,多种成分的经济在我国消失了,而代之以唯一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人民经济的各个部门里建立起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具有国家的和集体的两种形式)和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这样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同农村一样也在城市里建立了起来。资本主义的经济、剥削阶级和人剥削人的现象再也不复存在。

在我国,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的建设时期是一个进行深刻的革命改造的时期,这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完成这个任务的主要的决定性的工具是工人阶级的政权——无产阶级专政。

我国劳动人民进行了激烈的斗争,特别是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最初年代里,当时内部的敌人,在帝国主义的帮助和组织下,用各种阴谋和破坏活动,用恐怖和暗杀手段来破坏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企图恢复大地主和资产阶级的旧秩序。但是他们的企图遭到了彻底的失败。阿尔巴尼亚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大道上坚定地向前迈进。


根据阿尔巴尼亚报纸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作用以及为什么在阿尔巴尼亚不存在许多政党?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是阿尔巴尼亚唯一的政党,是阿尔巴尼亚的执政党。党在我国国家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领导作用在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中有了明文的规定。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她领导着我国人民为建设社会主义而斗争,她是所有劳动人民组织的领导核心。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成立于1941118日,原名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194811月举行的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决定改名劳动党。党是工人阶级的有觉悟的有组织的先锋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党,她完全代表和捍卫全体阿尔巴尼亚人民的利益。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今天的劳动党),从她一成立起就动员、组织和领导人民进行反对国内外敌人斗争,她是负担起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的唯一的先锋党。由于党的领导,阿尔巴尼亚人民战胜了一切敌人,彻底地摧毁了旧政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新政权,取得了完全的自由和独立,今天正在胜利地建设社会主义社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是领导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和决定政策的唯一的政党。

我们党的力量在于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保持经常的密切的联系。在群众日常的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党依靠群众,倾听群众的呼声,检验她所遵循的路线的正确性,不断地丰富经验,吸取鼓舞的力量勇往直前。

按照群众的愿望,党制定有关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或组织等重大问题的指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倡议和领导下起草的,经济计划方面的法律,许多主要的立法、选举制度、地方政权机构的组织和活动方式等等也都是在党的领导下产生的。党对国家活动的影响还通过党员来实现,他们通过他们所负担的负责岗位,使党的指示能以实现。

为了保证党在国家生活中的领导作用,党在人民民主政权的选举出来的各级组织里和社会组织里,建立党组。这些党组,正像党章第69条所规定的那样,在至少有三个党员的组织中建立。党小组的任务是增强党的影响,实现党的政策,加强国家纪律、反对官僚主义,监督党的指示的贯彻。党特别是通过党的中央委员会和各级地方党委来发挥她在国家社会生活中的领导作用的。

但是,党对国家的领导丝毫也不意味着党的组织在活动中代替政府的有关组织。党组织的文件不是、也不能是具有强制性质的法律文件。它们仅仅对党员公民具有约束力,而不是对全体人民。

然而,党组织所通过的文件对政权机构的立法文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们的重要性在于它们在大致上规定了政权机构的条文的内容。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党的领导机构和国家领导机构采取联合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党的指示就成为法律文件和准则,全体公民、党和国家的各级组织、社会组织都必须执行。

由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最高机构,她的代表大会所通过的文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些文件构成国家机构年在指定措施方面非常重要的基础,特别关系到我国国家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发展。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不仅领导国家机构的活动,而且领导阿尔巴尼亚的全部群众组织。成为我国无产阶级专政体系的组成部分的最广泛的群众组织是民主阵线。这个体系还包括所有其他的群众组织,像工会,阿尔巴尼亚劳动青年联盟,阿尔巴尼亚妇女联盟等。所有这些组织的成员都同时是民主阵线的成员。这个阵线体现了全体人民的政治联盟。群众组织是党的杠杆,帮助党同群众保持联系并在国家的生活中不断地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揭露和驳斥了现代修正主义的所谓群众组织“独立”于党的影响的谬论,这实际上是独立于无产阶级的政治、独立于共产党,而向从属于资产阶级政治和资产阶级党过渡。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是极为少见的例子中的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她建立在一个以前既不存在过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党,也没有其他资产阶级政党的国家里,在国家的生活中只有一个政党,唯一的工人阶级的政党。

在战争期间,在阿尔巴尼亚没有任何其他的社会力量、没有任何政党能够担负起并胜利地领导我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主要的剥削阶级——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出卖了国家的独立和自由,公开地从法西斯入侵的最初日子起就为敌人效劳。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号召全体阿尔巴尼亚人团结起来,进行反对占领者的斗争。全体阿尔巴尼亚人民,所有追求祖国自由的爱国者响应了党的号召。由于忠于祖国解放事业的广大人民群众的联合,反法西斯民族解放阵线建立了。这个广泛的人民阵线的基础是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的工农联盟,这个联盟构成我国人民革命的社会基础。

反动的阶级大力为法西斯入侵者效劳,千方百计地阻挡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为此目的建立了背叛的组织“巴里·贡贝塔”,这个组织是为大地主和反动的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的。这个组织的建立,特别是从1943年秋天起它同入侵者宣布合作,加速了阶级分化的过程。特别在纳粹占领着进入阿尔巴尼亚以后,国内所有的反动派都投入到“巴里·贡贝塔”和“莱加利迪”这两个背叛组织里去了,它们的目标就是要破坏民族解放阵线。

在国家解放的前夕,剥削阶级的残余和美英帝国主义的代理人竭力想建立他们自己的政党来破坏人民政权和夺取民族解放斗争的成果。但是在阿尔巴尼亚广大工农群众的打击下,彻底粉碎了他们的企图和行动。

在阿尔巴尼亚,除了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以外不存在过任何其他政党这个事实,对工人阶级和全体阿尔巴尼亚人民来说,对于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来说,是巨大的幸运,而对国内外敌人来说则是个不幸。资产阶级宣传指责我们党和我国政权“不民主”。但是要知道一个制度的民主性质不在于政党的数字多少,不在于它们的纲领和活动,不在于吵吵嚷嚷的竞选和迷惑人心的诺言,这种性质在于它的经济基础,在于掌握政权的阶级,在于整个国家的政策和活动,在于这种政策和活动是不是符合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不是为这些群众服务的。阿尔巴尼亚的经验证明,工人阶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是能够最好地、完全地代表和捍卫整个劳动人民的利益。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所代表的工人阶级的利益和目标同时也符合于劳动农民和人民知识分子的利益和目标。


根据阿尔巴尼亚报纸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政权的民主性质


我国社会主义政权的民主性质直接起源于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和国家制度是建立在生产资料和工具社会主义所有制的经济基础之上的。从广大劳动人民掌握生产资料和生产工具并领导国家的整个经济发展的时候起,在这个经济基础之上建立起来并反映和执行人民群众的意志的政治上层建筑及国家及其机构不能设想没有人民群众直接参加国家政权的活动。

劳动人民群众参加政权的建设和活动,采取多种主要的形式,特别是表现在代表机构的产生,劳动人民有组织地参加国家机构的活动和发挥监督作用。

在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全体公民,凡年满十八岁,都一律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到各级政府机构,包括最高机构人民议会的权利。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的基本原则之一,它伴随另一个也十分重要的原则,这就是群众对选举出来的各级机构和当选者的活动进行监督的原则,使各级政权机构的人民的代表向他们的选民们负责。

人民,通过他们的政权机构的代表,直接参加国家的管理,参加整个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领导。

人民群众参加国家的管理,使政权机构的效能不断增强,使政权组织不脱离群众,使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国家的各种重大问题能得到正确的解决。这种劳动人民群众参加国家的管理可以把从工农队伍中涌现出来的有才能的组织者委托到国家机构的领导岗位上去。

劳动人民群众参加国家管理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他们可以参加各级政府组织召开的代表大会以及参加为协助政权组织从中央到地方而设立的委员会。许多劳动者同样参加许多由群众组织、社会组织、工会组织、青年组织、妇女组织、民主阵线等举办的各种性质的活动。

我们的政权在她的一切活动中取得了人民群众的积极的支持。我国宪法就是由全体劳动人民经过深刻讨论而制定的。发展人民经济文化的五年计划的制定以及教学改革等都是采取这种办法进行的。这还表现在劳动人民提出来的无数的创意、发明、合理化建议、完成和超额完成国家计划等方面。

我国劳动人民已成为主要生产资料的主人,成为国家政治和经济生活的主人,享受一系列的权利和民主自由,这表现在全体劳动人民在政治、经济和开会等一切方面的完全平等,表现在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有了真正的保险,表现在保证这些权利和自由的方式有了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

根据按劳分配原则的劳动权、教育权、工资照发的假期,对年老残废和工伤事故的社会保险、免费医疗待遇,男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等各方面的平等,全体公民在法律面前的真正平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通信的保密、宗教信仰自由、集会游行的权利等等以及其他一系列社会、经济和政治成果,都无可辩驳地表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区别于资本主义民主。在我们国家,掌握政权的人民真正地领导、管理着自己的国家。人民通过她的政权组织和其他的组织形式积极地和直接地参加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物质基础的管理,增强祖国的力量,提高劳动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人民通过她的国家组织和制定经济计划来发展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领导是我们政权民主性质的根本保证,党领导着我们国家的全部生活。党的纲领和路线永远照耀着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大道上前进。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是领导我们国家的唯一的执政党。


根据阿尔巴尼亚新闻公报

 

 

 

拉丁美洲共产党宣言

 

1976/1977


阿根廷共产党(马列),玻利维亚共产党(马列),巴西共产党,哥伦比亚共产党(马列),智利革命共产党,厄瓜多尔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共产党,乌拉圭革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代表团,参加了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利用了机会组织了一个兄弟般的会议,他们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会议在伟大的国际主义兄弟般的气氛中举行并且显示高水平的成熟的盟约联合了拉丁美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并且通过广泛交流意见的双边、地区和多边会议来加强在过去。作为这次会议的结果上面提到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决定发表联合声明是一个综合的观点表达。


  1. 各代表团参加会议,一致表示满意已经参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他们认为它对世界革命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具有重要意义。阿尔巴尼亚共产主义者,和世界各国的共产主义者的相同的理想的兄弟,举起了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旗帜并且坚决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工人阶级在为解放、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而斗争中的战无不胜的武器。


  1. 拉丁美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代表团观点一致即这次会议是发生在这样一个情况中,一般来说,有助于人民和他们的革命斗争。


这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美利坚合众国和苏联,在他们不受约束的竞争中,他们每天都发明新的阴谋反对国家的独立,并且积极准备一个新的世界战争,是人民的主要的敌人。对他们来说,人民都动员自己保卫自己的切身利益并且为自己的国家和社会解放而战。人民永远较好地理解这两个超级大国实施的世界统治的政策,并且他们是惊人的重复和强大的吹向他们。进步力量正在努力打造一个广阔的世界即有效地反对这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和他们的战争准备的人将统一所有这些。解放斗争必须针对反对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虽然它是真实的即最大的敌人在世界不同地区的不同,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忽视另一个超级大国引起的威胁表现,与他们其中的一个联合起来反对另一个。人民之中的正确的想法是成熟的即面对这两个超级大国的战争威胁,革命的阶级斗争必须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来反对战争的爆发,削弱侵略性的武装力量的基础,或者把不公正的战争转变为公正的解放战争。社会主义中国和阿尔巴尼亚是世界革命的强大的堡垒。他们是可靠的和值得信赖的基地对无产阶级和被压迫的人民。全世界革命力量和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是争取民族独立的胜利的先决条件,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加强和这些国家给世界革命运动的始终如一的支持是一个国际主义的贡献继承了列宁和斯大林一生的时代的出色的传统。


  1. 拉丁美洲共产党代表团的信息交流再次遵守了我们的大陆的绝大多数的人民生活在军事法西斯主义独裁政权之下。政治的恐怖主义和对自由的镇压在几乎所有的拉丁美洲国家是明显的。暗杀革命者和折磨爱国者与民主主义者构成了专制力量最常用的方法在他们努力扼杀拉丁美洲的人民自由的愿望中。


这些残酷剥削劳动人民并且掠夺国家的财富的政权为帝国主义资本家服务。信托和垄断,以及与他们联系的统治阶级圈子,利用这些军事政权残忍地剥削我们的人民和国家,从他们中间榨取高额利润,在某时当广大人民的生活环境越来越糟糕的时候。工人阶级的胜利被破产,并且在许多国家他们的组织在警察的控制之下或由雇主的代理人管理。依靠反动的寡头政治,特别是,我们国家的武装部队,美帝国主义是反民族的倡导者和支持者和反人民的残暴的政权。美国佬考虑把拉丁美洲作为他们的支持基础和在他们的统治之下的地区;他们在那里进行巨大的投资为了他们吸引丰厚利润;他们开采我们的自然资源;他们厚颜无耻地干涉内政;他们控制镇压机器并且对军队施加决定性的影响。这个帝国主义是大陆人民的主要敌人。我们党确信拉丁美洲国家不能被解放没有攻击并且打败这个帝国主义,对我们大陆特别贪婪和富有侵略性,并且没有同时清算内部的反动势力以它们自己作为基础。


  1. 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代表团也会考虑到即俄罗斯社会帝国主义进行集中的活动旨在获取经济、政治和战略位置在世界的这个部分。它提供了拉丁美洲国家的所谓援助来伪装它的霸权和掠夺的目标。就像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目标是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大陆的反动武装部队的支持,为了创造条件来参加剥削我们的人民。这可以在阿根廷、厄瓜多尔、秘鲁、乌拉圭等国家看到。俄罗斯社会帝国主义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拉丁美洲的人民的解放。他们真正想要的是参与资源的开发和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在我们的大陆。蛊惑人心的反帝国主义只是一个烟幕来掩盖他们的统治和剥削的计划。他们的做作是反对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他们不能让他们丝毫让步,并使用一切手段,甚至包括暴力,努力维护其霸权地位在拉丁美洲。


另一方面,在他们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拉丁美洲人民不允许社会帝国主义破坏他们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并且代替它的竞争对手,美利坚合众国。


  1. 出席会议的各代表团强调了拉美人民斗争的高度的战斗精神和要求。尽管他们遭受沉重打击忍受美国佬独裁统治的开证,他们没有屈服于给他们的压迫者并且英勇地抵抗他们。渴望自由、民族独立和解放革命越来越无处不在地成长。我们的人民恨美帝国主义和它支撑起来的反动的和法西斯政权。他们也讨厌军队叛徒派系,他们篡夺权力在不同的国家,他们已经变成了外国资本的傀儡和宪兵来欺压广大人民。通过推出各种形式的斗争,从尝试抗议和罢工到武装斗争,他们给反动派没有喘息的机会并且展示伟大的勇气和英雄气概在武装斗争中。工人阶级、农民和学生是人民的反抗力量中最活跃的力量。马列主义政党变成人民的民族,民主和革命运动的领导力量。他们指出革命的道路,人民的大多数的武装斗争和进步力量和趋势的广泛团结,可以领导人民走向他们的真正的解放作为唯一的道路。为争取民族独立和反对这两个超级大国要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但是只有无产阶级和马列主义政党能够领导这场斗争始终如一地走向胜利。毫无疑问,尽管有巨大的困难被克服,我们的人民将会胜利!未来属于他们。


  1. 各代表团参加会议也指出了拉丁美洲的所谓的“共产主义”的修正主义政党的有害的破坏和反革命活动。他们到处都是来努力控制群众的斗争,来欺骗劳动人民和他们的社会帝国主义主人。在群众的积极的活动激怒军队和煽动报复的增强的借口之下,他们从事镇压抗议的肮脏的任务包含人民的斗争,因此支持被有组织地被反动的政府官员进行反国家、反民主措施为了超级剥削人民。在许多国家他们与独裁政权有联系,给他们进行政治活动的权利,一项否认劳动群众和人民的权利,并且他们发出反对美国垄断问题口号欺骗百姓并且来掩饰他们的真实立场。他们假的反对帝国主义并不是为了实现真正的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苏联的统治打开大门。今天,不是资产阶级的走狗,拉丁美洲的修正主义政党更是俄罗斯社会帝国主义的代理人,爱国主义和人民运动中的第五纵队。19755月在哈瓦那举行的会议,大陆的所有修正主义政党参加的,是一个背叛我们的人民的真正的阴谋。修正主义者的枪对准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革命者,社会主义中国和阿尔巴尼亚。但他们没有前途。他们的腐朽遍及拉丁美洲,随着他们的力量的消失,他们的追随者不断减少,并且他们的政策会议一个又一个的失败,例如在智利,在这里他们所谓的“和平道路”被证明是一场闹剧。修正主义者无疑会被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领导的拉丁美洲人民和革命力量打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始终占了上风从阶级斗争反对机会主义,反对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中的资产阶级的代理人。


  1. 团结和互助的重要问题也在会上讨论。在拉丁美洲的人民的革命运动运营的条件下,在残酷的镇压下,有必要需要发展国际团结为了动员公众舆论支持人民的反对独裁统治,反动势力,美国帝国主义的斗争。着重强调革命武装斗争,作为人民斗争的最高形式,在各种各样的国家中发展,特别是在哥伦比亚,在那里人民解放军(EPL),哥伦比亚共产党(马列)的军事组织,我们的党坚决支持,进行的斗争已经超过8年。


随着反动的受害者的国际的团结一致有助于给予人民的共同敌人以打击。酷刑的使用的谴责以及对爱国者和民主主义者的暗杀,以及抗议反对专制的行为反对人民的运动,有助于反动派的孤立,有助于他们的政策的揭露,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能保持刽子手的手并且保存革命者和爱国者的生命。代表团意见一致关于需要协调团结一致的多方面的运动,让他们尽可能广泛的扩展,为了包括不同国家的进步组织和知名人士。在当下,需要立即释放马里奥-埃切尼克同志,乌拉圭革命共产党的总书记,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被捕;爱国的女英雄玛格丽-塔贝兹,在亚松森被野蛮的折磨,巴拉圭;经验丰富的巴西无产阶级战斗者,何塞-杜阿尔特,自1972年以来被囚禁;玻利维亚的矿工的领导人,有些被监禁于自己的国家而且被扣留在智利;成千上万的革命者和民主党人被关押在智利,阿根廷和大陆其他国家,假设的重要性。


  1. 出席这次会议代表团光荣地记忆,并表示在毛泽东同志的逝世的深深的悲伤,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的无可争议的领袖,无产阶级的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世界所有受压迫人民的导师。在毛泽东同志的英明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中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稳步推进他们的革命斗争,夺取政权,建立了社会主义在中国。因此以前发展迟缓的和依赖于他人的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世界革命的一个可靠的支持基础。同样,在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的继续阶级斗争的重要问题和防止在中国资本主义复辟,正确地解决了。毛泽东同志坚决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并且启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从而对国际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建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他的例子作为一个革命战士和他的思想,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仍将是不可磨灭在人民和整个世界的共产主义者的心灵和思想中。


  1. 拉丁美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代表团,向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成功结果致敬。伟大的和经受考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提出的报告,阿尔巴尼亚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杰出领袖,恩维尔·霍查同志,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贡献的重要说明和当前形势的决定性的问题即是关于所有的大陆的革命者。它扩大了剥削和压迫的斗争的视角并且在他们的心中放置他们的事业闪耀的胜利的信任的火焰。热烈的呼吁它有助于国际马克思列宁主义运动的团结的加强在代表团中唤醒活泼的兴趣。我们确信我们的党对恩维尔·霍查同志的贡献将不胜感激,并且将成为他们的革命活动的为了团结的经验教训的来源。通过社会主义阿尔巴尼亚的伟大的成功展示强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和基于这些理念的一个党能够做的事情。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例子激励所有的革命战士向前飞跑,克服一切困难,争取民主的旗帜下斗争,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这一事实,我们已经在我们无产阶级革命的身边,优秀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恩维尔·霍查同志,让我们充满了喜悦和热情。他的信心在未来,他的理论深度和政治透明度使他成为我们时代的最伟大的革命者之一。


10)这个兄弟般的会议的最后,拉丁美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代表团表达了坚定的信心完成马克思列宁主义战胜现代修正主义,在工人阶级的胜利,和革命人民越过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和世界反动派。从这次会议中我们出现更强壮的兄弟关系和忠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崇高理想,更确信需要统一的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我们的政党将召集所有的能量来实现这一目标紧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国际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运动。

 

 

自我暴露的毛派

 

 斯大林神经不健全,从前哪里也不去。‍

在武汉和各协作区主任的讲话(一)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

斯大林霍查主义万岁! (Chinese)

Long live Stalinism-Hoxhaism ! (English)


RROFTË Stalinizëm-Enverizmi! ! Albanian)


Es lebe der Stalinismus-Hoxhaismus ! (German)

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 сталинизм - Ходжаизм ! (Russian)


Viva Stalinismo-Hoxhaismo! (Italian)


Viva o Estalinismo-Hoxhaismo! (Portuguese)


Viva el Stalinismo-Hoxhaismo! (Spanish)


Vive le Stalinisme-Hoxhaisme! (French)


At zije Stalinismus-Hodzismus! (Czech-Slovak)


Ζήτω το σταλινισμός - Χότζα-ισμό ! (Greek)


Živeo Staljinizam - Hodžaizam! (Bosnian)

 

 

 

 

 

 

 

 

红色工会国际

 

 

共产主义妇女国际


 

 

 

 

画廊

 

 

 

音乐

 

 

中国档案

 

 

马克思和恩格斯
中文

 

 

列宁

 

 

斯大林

 

 

 

恩维尔·霍查

 

青年共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