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

 

 

 

 

1917 - 1921

 

1917

 

致列宁的信

19171227


1227日晚上5

列宁同志!

请您务必速来彼得堡一趟,28日中午一定得在斯莫尔尼宫。因为:

1)我收到了拉达的回答,回答虽然是模棱两可的,但总的来说是相当妥协的(需要我们的答复);

2)今天卡列金部队的代表来我这里,他们提出一个问题,即在何种条件下我们(人民委员会)能够停止军事行动和停止派遣讨伐卡列金的远征军(需要我们的回答)。

3)我与普罗相和他的亚美尼亚人举行了会议,决定颁布一个总的法令(需要您签署)。

请您来一趟吧,然后再回去。

对杜托夫的进攻正在进行中。杜托夫撤退时炸毁了桥梁。对拉达的进攻(根据大本营的命令从西面实施)进展很顺利(有捷尔—阿卢丘尼扬茨的报告)。托洛茨基从布列斯特通报说,关于谈判地点问题看来我们能够拿下来。

握您的手,等您明天回来。

我们颁布了关于电报员劳动义务制的法令,其中包括一系列惩罚的威胁(预料可能发生与立宪会议有关的电报员罢工),坚决防止出现这种情况。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1918

 

 

 

与金吉谢普直通电话谈话记录

(摘要)

191825


斯大林向您通报:我们已经知道了,人民委员施泰因贝格昨天通过直通线路同塔林谈了话,建议减轻对贵族和其他反革命分子的惩罚。

我通知您,人民委员会赞成爱沙尼亚执行委员会对反革命分子和叛徒的坚决政策。关于建立集中营的想法很好,建议靠东设置……

 

 

 

 

给列宁和托洛茨基的信

1918622


1918622日,列宁同志!托洛茨基同志!

我写简单些,时间太少,忙得团团转。

1)粮食事务正走上轨道,如果多运来一些印花布和小面额纸币(不要大于500卢布),事情就会更好。

2)在外部战线,以及特别是在内部战线,战争情况都明显恶化。专家都是些死气沉沉、脱离实际、完全不适于国内战争的人。与此同时,哥萨克并没有睡觉,他们一遇机会便会同奥伦堡的哥萨克联合起来,将中央地区与南方产粮区隔断。我不想为自己谋取任何军事职务,但军区司令部硬把我拉进他们那一摊事。我感到不这样也不行,没别的办法。现在我认为,如果我拥有直接的正式的干预和任命的授权,诸如任命部队和司令部的政委、出席军区司令部会议以及在南方代表中央军事权力机构,将会对工作有利。你们自己想想,前些天专家科瓦列夫斯基被某一位“政委”逮捕了,而斯涅吉廖夫只是由于上了前线才幸免于逮捕。还有,泽金作为军事委员会委员是诚实可靠的,但另一位军事委员会委员是个不可救药的酒鬼,挥霍公款的人,等等,等等。必须立即纠正所有这些毛病,但谁“应该”来干这件事呢?中央一下子不可能弄清情况,而这里又没有中央的全权(军事)代表。你们是否知道,彼得罗夫和他的整个司令部不知为何去了莫斯科,而他的“集团军”因此而完全瓦解并为哥萨克开放了道路。你们是否知道,我们所宣布的对哥萨克人的动员同我们自己开了个恶毒的玩笑,我们武装了数千哥萨克人,他们从我们的司令部得到了火炮和弹药,然后就离开了我们,现在正用我们的炮弹打我们的部队。你们是否知道,所谓顿河共和国的一些部队(顺便说一下,其中哥萨克人总共只占2%-3%)企图夺取察里津的火炮,然后轰掉当地的工农兵代表苏维埃。所有这些问题都只能在当地解决。

3)在罗斯托夫前线已开始同德国人进行谈判。

4)我收到了你们发来的密电,但没有给我密码。请原谅,这无论如何是不合适的。

5)为什么不向我通报有关的事情?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给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电报

1918711


托洛茨基,抄送列宁

由于时间紧,我简单地写几点。

1.我们和你们,大家都犯了错误:宣布对哥萨克进行单独动员。(1)同克拉斯诺夫相比,我们晚了;(2)我们这里没有一个能够将哥萨克群众团结在苏维埃政权周围的革命的哥萨克核心,(“顿河苏维埃政府”只是一个神话。由于那些“外来人”和为数不多的仍然支持我们的哥萨克的坚持,这个“政府”昨天宣布解散了。)这件事本身说明,我们所宣布的对哥萨克的动员有利于克拉斯诺夫,因为被动员的哥萨克得到枪炮以后就成千上万地转到克拉斯诺夫一边去了(他们正在主要以这种方式组建克拉斯诺夫“集团军”)。

2.了解这件事的人一致认为,我们在顿河州的支柱是上面所说的那些所谓的“外来人”。在他们没有从哥萨克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特殊阶层的情况下,也只能进行“普遍”动员了。只有这样才能把哥萨克作为军事力量加以利用。莫斯科的“哥萨克委员会”脱离生活,不了解地方上的真实情况。

3.哥萨克单独动员对我们造成的损害不仅是在顿河州,而且也在库班—捷列克州。哥萨克人得到武器后就听命于旧哥萨克军的军官们,就进行局部的发动,开始在整个北高加索破坏铁路。在这种情况下有理由认为,向他们提供支持的不仅有克拉斯诺夫的、而且还有英国和法国的间谍。

4.由于北高加索军区司令部完全不能适应同反革命作斗争的条件,使事情复杂化了。问题不仅在于我们的“专家”在心理上不能同反革命进行坚决的战争,而且在于他们作为“司令部”工作人员只会“图上作业”、制定改变计划等,而对作战行动、供应事务、对军事指挥员的监督等绝对是漠不关心的,总的来说,感到自己是局外人,是客人。军事委员也不能填补漏洞。泽金不大聪明,掌握情况差,随波逐流。阿尼西莫夫觉悟较高并很机灵,但他单枪匹马。而军事指挥员及其助理们对工作是如此冷漠,以至于在季霍列茨克交通线中断两天之后,他们——斯涅萨列夫和泽金——还打算去巴库(尽管没人邀请他们去那里),只是由于我的抗议(我指责他们逃跑)才迫使他们推迟了行期。而且我不能不指出,他们虽然留在了察里津,但并不努力采取措施恢复中断的交通线,直至今天。

5.所有这一切,以及南方(我管辖的范围)的粮食问题成了军事问题这一事实,迫使我不得不干涉司令部的工作。我已不想多说,由于北高加索军区的各司令部在供给事务上明显的敷衍塞责,各条战线和各地段司令部的代表团要求我进行干预。我向司令部派出了三位同志(根据当地人们的建议),按我的要求,其中一人被任命为军事监察处主任(鲁希莫维奇),其余两位为助理(瓦吉姆、巴尔霍缅科)。这三位同志发现了一系列不能允许的疏漏,找到了几门大口径火炮和几辆装甲汽车,泽金曾否认有这类武器,而前线由于没有这些武器已经吃了两三个星期的苦。找到的火炮被投入使用了。后来发现了一种通病:我们有许多指挥员,但司令部不善于(或不愿意)使他们服从统一指挥。如果不是这种毛病的话,道路是不会中断的。当卡尔宁前线与补给点的联系被切断,北方与产粮区的联系被切断时,我认为自己无权对这种情况袖手旁观。我将纠正地方上的这些和许多其他毛病,我正在采取(和将要采取)一系列措施,直至撤掉那些毁坏事业的官员和指挥员,尽管存在着形式上的困难,但必要时我将摧毁它们。与此同时,很清楚,我本人要对所有上级机关承担责任。

6.察里津正在变成弹药、武器装备和军事行动等等的基地。这里不需要像斯涅萨列夫这样的萎靡不振的军事指挥员。你们那里有没有其他人选?军事委员应该是军事工作的灵魂,是领导军事专家的灵魂,但在察里津却相反。(请给阿尼西莫夫派一位比泽金强的同志。)

7.特里丰诺夫“屈服了”,成了忠顺的人,但作为军事委员不适合。我们派他到你们那里当催办军事物资的代表,他看来适合干这项工作。阿夫托诺莫夫同法国人交好,一般认为他听任哥萨克匪帮破坏铁路。各级司令部的大门不知为什么都向法国代表团成员敞开,而且,根据同志们的证明,我们库班人反对德国人的冒险行为是由法国人和相信他们的没头脑的人一手造成的。我声明,如果他们(法国人)落入我的手心,我绝不放过他们。

8.为什么不用在察里津无所事事的海军驱逐舰去对付捷克斯洛伐克人呢?


人民委员 斯大林

察里津

1918711


根据苏联档案

 

 

 

 

 

致奥尔忠尼启则的信

1918717


收到了你的信,谢尔戈,以及卡尔宁的问候。我的时间很少,因为我要直接转入工作。

1.第一个问题。铁路交通中断,一方面,俄罗斯与唯一的产粮区处于完全被隔绝的状态,这使得饥荒不可避免(请注意,通往基兹利亚尔和彼得罗夫斯克的道路也中断了);另一方面,罗斯托夫前线与供给中心的交通也中断了,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这条战线的崩溃。如果交通不能迅速恢复,北方的饥饿暴动和失去北高加索也将是必然的。我们这里没有足够的力量立即恢复交通线,我想,你们那里要尽快找到可能的力量从南面实施突击(去季莫夫基尼的道路已经被切断)。在任何情况下,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突击是绝对必要的。赶快行动,为时还不晚。

2.你们那里有大功率电台,你们最好能同察里津建立正常联系,察里津有接收电台。您为什么不利用这一途径呢?空中航线无疑很方便,但驾驶员很调皮,不会尽心执行任务,何况对他们并不是能够始终相信的。

  1. 关于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在莫斯科和穆拉维约夫在萨马拉附近的冒险行为,您想必知道。在莫斯科,左派社会革命党人想把俄罗斯推入战争,打死了德国大使米尔巴赫。凶手被枪毙了。由于此事,德国人要求派一个营来莫斯科保卫大使馆。人民委员会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坚决拒绝了德国人的要求,并声明,俄罗斯将不惜采用任何手段制止战争来坚持拒绝。列宁认为,德国人将会让步。同时,人民委员会全体委员建议卡尔宁要格外保持警惕并做好充分战斗准备,以应付不测事件。穆拉维约夫想支持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冒险行为,企图向捷克斯洛伐克人开放战线,把军队调往莫斯科和彼得堡。穆拉维约夫的企图未能得逞,他被枪毙了。

4.请收集一些有关粮食装运数量的情况,第一,正在运输中的,第二,在各征集点上的,立即告知。

  1. 你们那里同德国人的谈判进展如何?库班州和捷列克州的政治形势如何?

6.给您寄去密码。


人民委员 斯大林


又及,传闻卡尔宁将要离职。我们都坚决请求他在这严峻时刻不要离开岗位。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信

1918831


亲爱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

我们确确实实知道,沃罗涅日的形势无论在军事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都不稳定,如果不是没有希望的话。同时,沃罗涅日和沃罗涅日前线对整个南方战线来说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我、米宁、伏罗希洛夫决定派一个由信得过的人组成的小组去沃罗涅日工作,以便清洗沃罗涅日和沃罗涅日前线的反革命分子。我请求为他们提供一封您亲笔签名的信件,使我们派往沃罗涅日的同志能够直接进入最重要的岗位。请答应我们的请求,我请求您!


紧紧握手,您的斯大林

1918831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信

1918927


您好,亲爱的伊里奇!

时间少(成天忙于前线事务),我直接写问题。

事情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察里津仓库里的所有储备品都已用尽,而莫斯科两个星期以来没有运来任何东西。一点东西(哪怕是一颗子弹、一发炮弹)也没运来。这是某种犯罪型的掉以轻心,简直就是叛变行为。如果这样拖下去,我们无疑将输掉南方的这场战争!


您的斯大林

1918927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信

1918103


伊里奇同志!

首先向您问好,然后请允许我向您通报一些有关我们战线的问题和托洛茨基的几个命令。所附的这个文件可以使您了解南方战线工作人员同托洛茨基之间的令人极其烦恼的冲突。问题在于,一般说来托洛茨基不大喊大叫指手画脚是不行的。在布列斯特,他以自己漫无节制的“左”的姿态打击事业。在捷克斯洛伐克人的问题上,他也早在5月份就以自己那种大喊大叫的外交姿态损害了事业。现在,他又在纪律问题上以其固有的装腔作势进行新的打击,更何况托洛茨基强调这种纪律实际上是由于前线的一些杰出活动家识破了“无党派”反革命分子阵营中的军事专家的阴谋诡计、不让他们毁掉战线(这就是托洛茨基所谓的不干涉作战事务)。

总的来说问题在于,托洛茨基不用假嗓子就唱不了歌,不大喊大叫装腔作势就不会行动。而如果这没有危害我们的共同事业的话,我对此是不会有任何反对的。

因此,我请求及时地——还为时不晚——遏制一下托洛茨基,让他守规矩,否则我担心,如果托洛茨基继续发布那些狂妄的命令,把整个战线的工作交给那些完全靠不住的资产阶级的所谓军事专家手中,将造成军队和指挥人员之间的不和,彻底断送南方战线。我们新的军队正在建设之中,因为新型的革命的指挥员同新型的士兵在一起成长。把显然是叛徒的瑟京或切尔纳温之流强加于他们,意味着毁灭整个战线。

我已经不想说,昨天刚刚入党的托洛茨基竟然拼命地教我学习党的纪律,但他显然忘记了,党的纪律不是反映在形式上的命令之中,党的纪律首先反映在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之中。

我不是吵闹和丑剧的爱好者。但我感觉到,如果现在不给托洛茨基戴上一个笼头,他就将用他那种“左的”和“红色的”纪律毁掉我们的整个军队,而真正受纪律的同志是憎恶这种纪律的。因此,现在应该——还为时不晚——制止托洛茨基,让他遵守秩序。


握手。您的斯大林

察里津,1918103


根据苏联档案

 

 

 

同米宁、伏罗希洛夫致斯维尔德洛夫和俄罗斯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的电报

1918105


抄送党中央委员会


中央执行委员会斯维尔德洛夫

托洛茨基的谈话非常简短,故意侮辱,逻辑内容无法理解,托洛茨基自己中断了谈话,紧接着瑟京和梅霍诺申就开始不用密码发秘密命令,只是在我们抗议之后才开始用密码发剩下的内容。我们无保留地承认集中和服从是必要的,但在托洛茨基讲话之后和他的命令造成混乱之后,我们现在完全困惑不解,因为,即使我们方面愿意,无论什么样的服从都是不可能的,也是实现不了的。正因如此,所有问题应推迟到斯大林抵达莫斯科后解决。此外,拖延供给将对前线产生致命的影响。657号电报收到了,每昼夜正常地发一次通报。现在将发两次。斯大林今天出发。


斯大林 米宁 伏罗希洛夫


根据苏联档案

 

 

 

致米亚斯尼科夫和卡尔马诺维奇的信

19181229


19181229

米亚斯尼科夫、卡尔马诺维奇同志

今天,白俄罗斯人将出发去斯摩凌斯克。他们带着宣言。党中央和列宁请你们像对待兄弟那样对待他们。他们或许暂时还缺少经验,但他们准备将自己的生命贡献给党和苏维埃的工作。宣告政府成立应在明斯克进行。请通过直通线路告知宣布的日期,否则可能出现不妥。白俄罗斯人同意了你们已经知道的附有两条保留意见的协议:1.鉴于还有一个人——弗谢沃洛德·法利斯基——将进入政府并担任外交部长职务,所以主席不再兼任部长职务;2.任命白俄罗斯人担任政府部长的副手(不要求正式宣布):济勃科——财政部长莱因戈尔德的副手,盖佐夫——比凯利的副手,齐巴克——罗森塔尔的副手,涅采茨基——萨维茨基的副手,德罗科-德罗贡——军事部长的副职,政府事务总管(非政府成员)——彼得·克雷什。党中央同意上述保留意见,并坚决要求你们不要多谈就同意他们(不能浪费时间)。最近几天,中央执行委员会将要宣布取消西部州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并宣布众所周知的西部州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关于领土问题的决定无效。这很清楚,所有资产和通信均处于白俄罗斯政府的管辖之下。

受党中央委托,斯大林

1229日日

 

 

 

1919

 

 

 

给日卢诺维奇和米亚斯尼科夫的电报

191911


斯摩棱斯克

发自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致日卢诺维奇,抄送米亚斯尼科夫

我认为日卢诺维奇关于排除3名成员的建议是无组织行为,是同党的决定根本矛盾的。日卢诺维奇集团的任何特殊决定都是不能存在的。成员名单——一共17人——是最终决定。我要求日卢诺维奇及其集团明确地回答一个问题——他是否无条件服从党中央委员会的决议。

受党中央委托,斯大林

 

 

 

 

致米亚斯尼科夫的电报

(191911)

发自莫斯科

发往西部州苏维埃执行委会

米亚斯尼科夫同志

我这才知道,不打不相识,今后应该记住,政府应与中央委员会保持直接联系并服从它。您请日卢诺维奇今天就给我发报。

斯大林

 

 

 

同谢列布里亚科夫致俄罗斯共产党(布)中央政治局的信

19191112


致俄罗斯共产党中央政治局


声明


在大本营(共和国小革命军事委员会)与南方战线之间已经形成完全不正常的关系,这种关系目前一方面表现在总司令和古谢夫对南方战线司令员的直接敌视上,另一方面表现在对南方战线的需求完全漠不关心上。鉴于此种情况,我们认为有责任声明,必须或者撤换南方战线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全体成员,或者撤销大本营,如果认为这样做不合适,就撤销古谢夫的职务,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古谢夫是反对南方战线的罪魁祸首。


中央委员会,南方战线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

·谢列布里亚科夫

斯大林

19191112日于谢尔普霍夫市


根据苏联档案

 

 

 

1920

 

 

 

致托洛茨基的电报

(192019)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亲自转交

托洛茨基

第一,据未经证实的情报,马赫诺的军队不超过1000骑兵和2000步兵。第二,对马赫诺的包围在几天前已经开始,将于9日完成。为了得到更多不利于马赫诺的材料,以便瓦解其已经发生分歧的同伙,颁布了关于对付波兰军队的命令密。乌克兰革命军事委员会和革命委员会正在落实您关于开展广泛运动的建议。

斯大林

 

 

 

致托洛茨基的电报

1920321


莫斯科


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

密电已收到。高加索战线的兵力不少于25个步兵师和10个骑兵师,我认为,可以根据您的建议调走6个师去对付波兰军队。留下的兵力将能够勇敢地守住巴库油田。格鲁吉亚并不危险,如果允许其中立的话。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电报

1920713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列宁

波兰军队正在彻底崩溃,波军失去了通信联络和指挥,波军的命令经常到不了地方,而是落存我们的手里。一句话,波军一片混乱,短时间内无法很快恢复。看来,寇松非常了解这一情况,他现在正竭力以建议媾和的形式挽救波兰人。这种情况也可以用来解释有关弗兰格尔的建议。因为随着波兰的失败,弗兰格尔将失去其意义,英国人也会失去克里米亚。您说得完全正确,他们是想从我们手中夺走胜利。我建议:第一,在关于波兰的复照中不要给予肯定的回答,总的意思要强调俄罗斯是爱好和平的,并且说明,如果波兰真的想要和平,它可以直接向俄罗斯提出。这样可以赢得时间。第二,关于弗兰格尔,首先要强调,寇松在弗兰格尔和苏维埃政府之间的调停,如果已经进行,也不能证明是有效的,其次要指出,克里米业还没有脱离俄罗斯,而弗兰格尔是俄国将军,俄罗斯自己能够同他达成这样或那样的解决办法,就如同俄罗斯独立处理其一般内部事务那样,俄罗斯将独立解决所有内部问题,其中包括克里米亚问题。我想,帝国主义从来没有像现在——在波兰失败的时刻——这样软弱,而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正因如此,我们表现得越强硬,对俄罗斯和国际革命来说就越好。请告知政治局的决定。

 

 

 

致伏罗希洛夫的电报

(1920722)

哈尔科夫,722

1骑兵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伏罗希洛夫

第一,西方战线的推进正在顺利地进行,波军第一道防线——涅曼一沙拉一线——已在斯洛尼姆地区被突破,如果波军无法将我们阻止在第二道防线——布格一那雷夫一线,那么波军肯定要退至第三道防线——维斯瓦一桑河。现在,西方战线部队比西南战线部队距布列斯特一里托夫斯克要近一些。根据这一情况,您的集团军可以放弃布列斯特方向而转向偏南一点。

第二,您应该是知道的,我们拒绝英国的调停——它曾建议我们同波兰停战,同时表示同意进行谈判,如果波兰不经中间人自己向俄国提出的话。您知道,如果波兰自己向我们提出停战,我们就不能拒绝:,所以,必须尽一切可能抓紧使我们的军队向前推进。

第三,我们正在为您准备增援部队,授权西南战线在顿河、库班、北高加索动员志愿人员,由该战线首先设法加强您的集团军,

斯大林

 

 

 

致伏罗希洛夫、布琼尼的电报

(1920723)

亲自译出, 哈尔科夫,723

1骑兵集团军,伏罗希洛夫、布琼尼

收到了波兰关于不经英国调停进行停战谈判的建议,要求在730日以前给予答复。你们当然明白,我们不得不同意。因此,要求你们以最快速度向利沃夫方向进攻,必须尽力在30日以前最大限度地夺取能够夺取的地区。我们关于利沃夫的最新命令正是从这一点出发的。党中央请你们再加一把劲,可能是最后的努力,然后休息。

斯大林

 

 

 

致托洛茨基的电报

1920726


抄送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哈尔科夫726


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

弗兰格尔战线目前失利的原因是,从北方新调的几个师未能按时抵达,它们在810日以前不能集结。弗兰格尔看来了解这几个师的调动情况并竭力赶在我们前面。莫斯科没有对克里米亚前线予以应有的注意也起了不小的作用。依我看,成立特别克里米亚革命军事委员会没什么用处。全部问题在于上述情况,而不在于为克里米亚组织特别军事委员会。后者依我看是多余的。

在弗兰格尔企图抢在我们前边和我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奥列霍沃甚至亚历山德罗夫斯克的失守是可以预料的。现在弗兰格尔的突击已经开始,我们的失利大概还会持续一个短时期。我再重复一遍,问题在这里,而不在于成立新的革命军事委员会。所以我认为您的建议是多余的。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托洛茨基的电报

1920728


托洛茨基

关于全部消灭弗兰格尔指挥人员的命令,我们打算在我们的总共开始之时颁布并传达。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电报

1920729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只发列宁

哈尔科夫,729


在整个克里米亚战线,激烈的战斗在继续。奥列霍沃和邻近的车站几经易手。弗兰格尔展开全线进攻的同时,还企图破坏我们准备发起的进攻或至少挑动我们进行过早的和准备不足的进攻。弗兰格尔可能获得局部胜利和我们可能丧失某些地点不可能具有重大意义,但要求我们有坚强的意志和沉着冷静。因此,我们在实施积极防御的同时,决心继续顽强地集结有生力量以准备主要突击。弗兰格尔在向我们猛扑和冲击之后,最终将消耗自己的力量并面临我们有生力量的打击。请通报我有关同波兰停战的计划。布琼尼报告说,由于骑兵部队疲劳过度,看来在30日以前不能攻克克利沃夫。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电报

1920731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只发列宁

哈尔科夫,731


我已通报过,总司令要到我们前线来。今天他来点说,由于西方战线的形势,他已取消了这次出行。我觉得,他是害怕了,被弗兰格尔的行动吓破了胆,不想把自己与我们对弗兰格尔的战役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看来,他不相信这些战役会成功,尽管他取消了这次出行,但很清楚,这种联系是存在的。弗兰格尔继续全线疯狂进攻,被格鲁吉亚扣留的邓尼金部队也已在弗兰格尔指挥下同我们在前线交战。在奥列霍沃地区,经过激烈战斗后,我们损失了6门火炮;在别尔江斯克地区敌人在向前推进,占领了上托克马克,击毁了我们的一列装甲列车。可以肯定地说,在我们集中兵力和开始突击之前还会继续失利。而我们的兵力虽然在集结,但正如我说过的那样,进行得很慢,主要原因是,总司令想起来要调动兵力时已经晚了,尽管我曾多次提醒过他。今天晚上我要同战线司令员一起去前线。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电报

192084


莫斯科,只发列宁,急电

洛佐瓦亚,84


我通报有关克里米亚前线的下述情报以便您了解形势:第一,在730前,敌军在前线和最近的后方共有步兵36000人、骑兵14000人,其中投入战斗的有步兵18000人、骑兵8000人;我方前线和最近的后方有步兵4000人、骑兵6000人,其中投入战斗的只有步兵10000人和骑兵5000人(其余的正在到达合集结中)。这就是我们当前失利的原因。这样,敌军的直接预备队有骑兵6000人,步兵18000人,我军的直接预备队有骑兵1000人,步兵30000人。很明显,如果从后备兵力来说我们的步兵还算好的话,那骑兵可就差多了,因为敌军骑兵是我们的两倍多。第二,刚刚收到您提出的问题,我们需要的不是划分战线,而是加强克里米亚地段,在不破坏西南战线机关的情况下把西部地区所有集团军完整地转隶西方战线。我已在给克列斯京斯基的电报中阐明了自己的想法。我没有副手,中央可在两周内给我找一位。总司令从克里米亚战役一开始就使人为难,因为他(

光是他一人)对弗兰格尔的危险性估计不足,总是拖延履行自己的许诺,结果等于是让弗兰格尔为所欲为,这样的例子举不胜数,要把它们写出来是一件很无聊的工作。至于我们的外交,我保持沉默,最好见面时再谈。第三,您想必已经知道,我们攻克了科维尔、卢茨克和布加奇。

第四,刚刚向我转达了您关于中央全会期待了解有关战线前景的询问。我不知道,您本人还需要我的意见是为了什么,所以我无法转告您所要求的结论,而只能限于通报一些纯粹的不加任何说明的事实:布琼尼的迟滞是暂时的,敌人向布琼尼投入了利沃夫、卢茨克、加利西亚集群以救援利沃夫。布琼尼坚信,他将粉碎敌人(他已经抓了大量俘虏),但显然还要晚些时候才能拿下利沃夫。一句话,布琼尼的不顺利并不意味着发生了有利于敌方的转折。至于弗兰格尔,我们现在尽管由于上面所阐述的原因而力量薄弱,但仍然制约着敌人,最晚在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投入3万新锐步兵,根据一切情况来看,这将造成我们的优势,将弗兰格尔赶出其阵地。我们的情况会一天天地好起来,因为迟到的部队将抵达。当然,战争就是赌博,估计到一切是不可能的,但还是能够作一般的预测,弗兰格尔的机会必定要丧失。各战线总的前景我看是这样的:波兰精疲力竭,需要喘息,因此我们应该提出一些使资产阶级波兰无法恢复元气的条件;弗兰格尔在最近几天内就会被击退,而如果总司令给我们调来骑兵的话,弗兰格尔将在秋季开始之前被完全消灭。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列宁的电报

1920812


列宁收


第一,我想向您也向我自己祝贺胜利,但应该承认,我不相信加米涅夫转达的劳合·乔治的声明。

第二,我们现在对弗兰格尔的突击不可能是毁灭性的,因为,由于大本营指挥不力,北方几个师向克里米亚前线的调动很慢,间隔时间很长,我们被迫将其一部分一部分地投入战斗而不等其余部队到达,例如,志愿兵旅至今还未完全到达,原因是野战司令部不知为什么规定每天只运送一个梯队,而该旅共有23个梯队。我的印象是,总司令和他那类人对战胜弗兰格尔的组织工作进行怠工,至少,他们对于战胜弗兰格尔的愿望与他们在同波兰的战争中无疑表现出的胜利愿望相比,还不到十分之一。此外,总司令还拒绝调派骑兵。因此,我们现在对弗兰格尔的突击不应该被认为是决定性的。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俄罗斯共产党(布)中央政治局的信

1920830


中央政治局

我建议中央组成三人委员会(通过国防委员会)调查我们在西方战线的7月进攻和8月退却的条件。给委员会两周的期限。委员会主席(如果中央没有最适合的人选的话)我建议由谢列布里亚科夫同志担任。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致第九次党代表会议主席团的信

1920923

斯大林同志的声明

托洛茨基同志和列宁同志昨天讲话中的一些问题可能向参加会议的同志提供了怀疑我不正确地转达了事实的依据。为了真理,我要作如下声明:

1)托洛茨基同志关于我戴着粉红色眼镜描述我们战线情况的说法不符合实际状况。我是当初嘲笑“向华沙进军”这类老生常谈的口号并在报刊上公开提醒同志们不要夸大战绩、不要对波兰军队估计不足的唯一的一个中央委员。只要读一下我在《真理报》上发表的文章就够了。

2)托洛茨基同志关于我打算攻占利沃夫但未能实现的说法与事实相矛盾。8月中旬,我们部队接近利沃夫,距利沃夫8俄里,部队确实肯能攻占利沃夫,但结果没有,原因是最高指挥机关有意放弃攻占利沃夫,在我们的部队距利沃夫只有8俄里的时刻,指挥部却将布琼尼从利沃夫地区调往西方战线去救援该战线。这难道是斯大林的打算?

3)列宁同志关于我偏爱西方战线、在战略上误导中央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谁也无法否认,中央有指挥部关于816日攻占华沙的电报。问题不在于华沙未能在816日攻克,这是小事,问题在于西方战线显然陷入了因战士疲劳而后勤跟不上所导致的灾难,指挥部并不了解这种情况,它也没有发现。如果当时指挥部预先向中央通报真实情况的话,中央无疑会及时放弃进攻作战,就像它现在所做的那样。至于未能在816日攻克华沙,我再重复一遍,这是小事,但随之而来的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它使我们10万人和200门火炮被波军俘获。这已是指挥部的严重过失,不能轻易放过。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任命一个委员会查明灾难的原因以保证我们免遭新的打击。看来,列宁同志爱惜的是指挥部,但我想,应该爱惜的是事业,而不是指挥部。


923日 斯大林


根据苏联档案

 

 

 

1921

 

 

致奥尔忠尼启则的便函

1921216日)

巴库,便函

致奥尔忠尼启则同志

从你的通报中,很遗憾,我们没有完整地得到[……],我们得出结论,亚美尼亚政府在同格鲁吉亚进行战争,保护起义者。希望从您那里得到对此事的准确说明以通告欧洲,以及您对由于格鲁吉亚内部的起义而成立的格鲁吉亚革命委员会问题的说明。然后报告我们,阿塞拜疆政府是否也在为保护起义者或其他什么人而进行战争,关于格鲁吉亚人以残暴手段对付萨洛格雷—索古特胡拉赫镇和其他地区鞑靼起义者的说法是否真实。还请告知我们,你们是否采取了措施,要求俄罗斯集团军司令员、师长、旅长禁止谈论关干我们要向格鲁吉亚进军和从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方面展开军事行动的问题,而要具体和明确地说明用当地部队保护起义者。最后,必须由您向巴库报界宣布关于与[……]联系中断,并通过罗斯托夫通报[……]日。该[……]什么也别派出,别忘记安巴泽,那里也在起义,第9集团军就在附近。如果您能通过让步使格鲁吉亚的左派孟什维克对您有好感,就像在亚美尼亚对待达什纳克党人那样,可以答应让步,如大赦等等。

斯大林

 

 

 

 

斯大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