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German - Italian - Spanish - Russian - French - Chinese

 

 

 

[ this website is published on occasion of the 120th Birthday of Hans Beimler ]

July 2, 2015

汉斯-拜姆勒

汉斯· 拜姆勒(1895-1年7月2日1936年12月)德国政治家(KPD)


在西班牙内战中阵亡

 

他是共产主义的国会议员,在西班牙内战出任国际纵队德国“台尔曼大队政委。


拜姆勒出生于德国慕尼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皇家海军服役。1

933 年 4 月,在反对纳粹法西斯斗争中,落入纳粹手中关押在达豪集中营, 1933 年 5 月逃出集中营。

1936年11月在西班牙内战期间,他去西班牙 出任国际纵队德国“台尔曼大队政委 ,在一次战斗中弹牺牲。

 

 

1936—1939年,西班牙爆发了一场反法西斯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血与火的战争中活跃着一支由世界各地的正义战士组成的战斗组织——国际纵队。1936年初,由于左派联合组织人民阵线在议会选举中获胜,以佛朗哥为首的法西斯长枪党发动了叛乱。正当叛军面临失败的时候,德意法西斯公然对西班牙进行了武装干涉,他们不仅为叛军提供军火,而且直接派军队参战。由于法西斯的参与,使西班牙内战变成了反法西斯的民族解放战争,因而西班牙人民得到了全世界进步人士的同情和支持。1936年8月,在西班牙的一些外国人倡议组建国际纵队,共产国际和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和党的干部也积极招募志愿人员赶赴西班牙。1936年10 月22日,由反法西斯战士组成的国际纵队在西班牙正式成立,纵队共约4万人,主要来自法国、德国、奥地利、美国、英国、加拿大、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和中国。他们编成七个战斗纵队,另外还组成了一系列后勤部门,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就在其中的医院里工作。
国际纵队誓词是:“为拯救西班牙和全世界的自由而战斗到最后一滴血。”国际纵队成立后立即投入了战斗,他们参加了许多重大战役,如马德里保卫战,阿拉贡战役,厄布罗河会战,等等。他们与装备精良,数倍于己的法西斯敌人顽强拼搏,浴血奋战。苏联政论家米·柯里佐夫曾经记叙过参加马德里保卫战的两个纵队的情况,“战士们没有在掩体里睡过一夜,伤亡人数几乎达到原有员额的 40%,活下来的人浑身污泥,手指被枪栓磨出了茧子,鞋子破烂不堪,衣服非常褴褛,面容消瘦,嘴唇干裂。”整个战争中,国际纵队有18000人牺牲,其中包括:匈牙利作曲家马泰·托尔卡,德共中央委员汉斯·拜姆勒,美国历史学家、作家托尔福克斯,英共中央委员乔治·布朗,南共中央委员勃拉戈耶·帕洛维奇等知名人物。1938年秋,佛朗哥叛军和德意志侵略军占领了西班牙大部分地区,英法操纵的“不干涉委员会”却强迫国际纵队离开西班牙。12 月 25 日,13000名国际纵队战士从巴塞罗那告别了西班牙。

 

 

无尽的祖国(中国自译)

“联合全国抗日前线的中国的士兵有一群中国战机交给了国际纵队在西班牙国旗,被画上了诗与下面的文字:

 

Hier an den Wässern der Morgenröte

Ist unser Krieg.

Dort an den Wässern der Abendröte

Ist euer Krieg.

Über die vielen Tausende Kilometer

Können wir uns die Hände nicht reichen.

Aber von euch wie von uns,

Von allen uns beiden jetzt

Wird vorgezeichnet mit Blut das Schicksal

Der Menschheit und ihrer Gesittung.

 

Beide griffen wir, dort wie hier, zu den Waffen.

Beide bauten wir mit der Kraft der Tat

Einen lebendigen Damm

Gegen die Flut der Vernichtung.

Auf unseren Fahnen brennt unser Zeichen:

Freiheit und Demokratie!

Ihr seid gefallen, Brüder, ihr blutet

Für Spaniens heilige Sache.

Aus eurem Blut steigt empor

Die rote Flamme der Freiheit.

 

Wir haben von euren Kämpfen gehört.

Und überall, wo sie von ihnen erzählten,

Wurden die leidenden Herzen hell

Wie die kalten verschneiten Täler

Im ersten warmen Frühlingslicht.

Euer Sieg ist unser Sieg.

Und unser Sieg ist euer Sieg.

 

Halte euch und uns, Kameraden,

Ruhevoll, heiter und fest,

Fest das Bewusstsein zusammen,

Dass unsere Schultern es sind,

Auf denen das Vaterland ruht.

 

Vorwärts, und reißt das Unkraut heraus!

Entwurzelt das Giftgeschling des Faschismus !

Und baut auf die trächtig fruchtbare Erde

Die goldene Herrschaft des Volkes!

 

Dann werden wir euch in der Heimat erwarten,

Wir, das Volk der vierhundert Millionen,

Und mit heißem Gruß werden wir euch

An unser Millionenherz drücken.

 

Ach, ist es nicht unser uraltes Sehnen?

Haben wir es nicht so nötig wie Brot,

Unser Vaterland?

 

Lasst in der Stille der Nacht eure Blicke wandern

Über den unendlich tiefen Himmel,

Das allumfassende Dach der Welt,

Wo hinauf aller gequälten Völker

Freiheitsgedanke schweift!

Und fühlt die starke und mächtige Feste

Der Erde zu euren Füßen!

So ströme Erde und Himmel durch euch!

 

Die Menschheit sind alle wir,

Alle wir Brüder und Schwestern.

Denn unser größeres Vaterland

Ist die Welt!

 

(Hankau, 1. März 1938)

 

 

(GOOGLE-TRANSLATOR)

 

黎明这里的水域

是我们的战争。

有落日的水域

是你的战争。

在数千公里

我们可以得到我们的手是不够的。

但是你当自己人,

我们大家都对现在

是预示了鲜血的命运

人类及其文明。



我们都受到攻击,还有这里,拿起武器。

无论我们建有事实的力量

一条活坝

毁灭打击的潮流。

在我们的国旗,我们的特点是燃烧:

自由和民主!

你已经倒下,兄弟,她的出血

对于西班牙的神圣事业。

从你的血液上升时

自由的红色火焰。



我们听到了你的战斗。

和他们到处告诉他们,

是受苦的心脏光

由于寒冷多雪山谷

在第一个温暖如春的光。

你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

而我们的胜利是你们的胜利。



抱着你和我们的同志们,

平静,明亮,紧,

固定在一起的意识,

事实上,我们的肩膀,

在该国停留。



前进,撕裂了杂草!

连根拔起法西斯主义的有毒植物!

并建立在怀孕沃土

人的金科玉律!



然后,我们都在家里等着你,

我们的四亿人,

并用热的问候,我们将向您展示

按我们的心万元。



哦,这不是我们向往古代?

我们不是有必要的面包有,

我们的祖国?



让夜深人静的加息你的眼睛

关于无限深空,

世界的总体屋顶,

在那里所有的人民饱受折磨

自由理念扫描!

感觉强而有力的节日

世界在你脚下!

所以,通过你的电流天地!



人类,我们都

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

对于我们的家园较大

是目前世界!



(汉口,1938年3月1日)

 

 

 

 

 

 

 

 

 

 

 

 

 

 

 

 

 

 

 

 

 

 

 

 

 

 

 

 

 

 

 

 

 

 

 

Spanische Freiheitskämpfer und Angehörige der Internationalen Brigaden halten Ehrenwache am Sarge des Genossen Hans Beimler